薬缶//愛を乗せて宇宙へ!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9/12/08 (Tue) 【译文】Once You Go Down that Road【Dark Angel,Ben/Alec】

于是我终于也……
这文写得真好,当然好句子翻起来也有些难度,所幸有伟大的淇奥来帮我beta!muaa~~~
感谢chimera君的推荐和帮忙要授权~~~~捂脸,我、我个废柴……
以下开始。


Fic: "Once You Go Down that Road"
By: Ladyjanelly
Fandom: DarkAngel
Pairing: 一点Ben/Alec
Rating: R
Summary: 终端都市陷落了,而那再也无路可归。

题目取自Delbert McClinton的"Down into Mexico"歌词。

授权有。




当Alec从袭击中恢复意识的时候他正横在终端城市某个陋巷的阴沟里。他遍身都是自己的鲜血,还有一股遭到背叛的感觉充斥着四肢百骸,在比那些弹洞更深的地方刺痛着。他们是战士,见鬼。他们理应比那些飞机啊炸弹啊瓦斯啊什么的更强大。他们不应该被那些清理小队和脑后的三发子弹打倒的。

污水流淌过他的指间,沿着他的手腕和裸露的腰部皮肤轻拍。他的头发随波摇摆,缓慢,温柔。感觉就像Max,在同他说再见。他挣扎着活过来,身处一条阴暗,狭长的走道。

靴底践踏污泥的脚步声靠近了。他隐隐约约能听到无线电的响声在管道与墙壁间渐渐回荡消散——清扫队在彼此呼叫支援。十个全副武装的队员顺着流水靠近他。

“这家伙还在抽搐。”一个离他近的通知别人。他推入一个新弹夹——早该这么做的,Alec又被这些即将终结他生命的小杂鱼羞辱了一次。从他们身后传来第三回上膛声,双手持枪,安静而又天衣无缝。Alec试图透过反射面罩捕捉到他的眼睛。他的喉咙因为充血而无法作声,但他希望这个新来者能够懂得他表情中的请求。杀了我,他用眼神乞求。在这些小丑们能够动手前杀了我。

枪口火光一闪,而后开火声在附近的整片区域里炸开。子弹一定是钻进了这些环绕着他的队员们头盔和装甲领口上缘背后的小隙,他们喉咙上的创伤喷出的血雾这样说明。

Alec的意识一闪而过。一双手扶起他,用破布把创口包扎上。这人的面罩掀开了,Alec认出了那双眼睛,鲜明的绿,只是他没法说明他曾在哪儿见过。他把Alec从他的夹克与牛仔裤之中剥出来,然后塞进一个已死士兵的色覆体防弹衣中。

“呼吸。”如命令般的一个单词,Alec以一个战士的应分照做了,专注于每一次吸入,等待着每一次呼出。

一只手抹过他的脸颊,在他的皮肤上拖出一道又湿又黏又冷的轨迹。Alec知道那不是水。

一条胳膊从他肩膀下方绕过,另一条架住膝盖,让他被抱在半空。胃里的一阵翻腾使得他必须加倍努力地按照命令去呼吸,以防他两小时前吃过的一顿可怜午餐带着关于他知道的所有的死亡都被吐出来。

移动让他以一种从未体验的方式觉得不舒服和疼痛,而这说明了一些问题。他的世界缩窄到环抱着他的男人的臂膀当中,皮革,鲜血,枪油和汗水的气味。他们走进刺眼的光芒中,一些傻子在对着扩音器喊叫出巨大的噪声,头顶传来直升机的轰鸣。

他感觉到那抱着他的人在喊叫,但是他没法分辨出那些词句的意义。穿着白衣的人们抬着担架冲出来,然后把Alec接到上面躺好。那武装士兵在Alec被抬上救护车时就待在他身旁,手放在他的肩上。

Alec昏昏沉沉。他的战争已经结束了,他的朋友们都死了,而他的身体破损得太厉害不能继续战斗,就算他明知道敌人的身份。

知觉时有时无,收音机在静电噪音和音乐间摇摆不定。救护车停在了某个角落,Alec听到两声消音器发出的咻咻声,然后有躯体滚倒在地。

他一定是晕厥了不止一秒,因为当他再次醒来时救护车已经换成了一辆运货车。路面在车轮下滚滚飞逝,平稳的响声说明这是一次城外旅行。

有手触碰着他的脸颊,然后车停下了。侧面车门在夕阳下的草木风光中敞开。

“你安全了,”他说,但又不是他。是另一个人。

一双坚定的手帮他除去染满了血的覆身装甲,这让Alec必须与呕吐的冲动作斗争。在他的伤口被熟练结实地绑好时,他确信这比他能够承受的更痛,但知道这场仗他会赢让这好受了点儿。他几乎要嫉妒普通人能够那么容易地因为一点小事昏倒了。能处在半昏迷状态经历铁钳刮擦着子弹和酒精带来的灼痛以及针线把他的皮肤穿在一起的每一下都算是他走运。

车厢后部并没有一张严格意义上的床;从救护车上拖来的轮床床垫太薄又不软,但是总归聊胜于无。救了Alec的人把他侧翻个身,帮助他蜷成一个胎儿的姿势。过程十分痛苦,但是当他稳定下来之后,他感到平安,被保护着。

一条薄薄的毯子将他裹起,随后是这战士曾经穿着的夹克。他听到布料和皮革的摩擦,然后又有了另一件外套覆在了Alec蜷曲的身体上。

有手指灵巧地掰开Alec的右手然后塞进一把手枪,再让他握上拳头,让他觉得尤为安全。

当毯子的一角被掀开而赤裸的肌肤紧靠着他挨近的时候他吓了一跳,那温暖像是来自一个健康的X-5。轻柔的呼吸搔过他的后颈。为他包好伤口的双手梳理着他毫无抵抗的躯体。他稍稍转了个身好能对着门口,该死,他就知道没有什么是免费的,他只希望能在这场交易中被操一场,而他从来没像这么确实并且焦躁地期待这个。

他希冀中的性交并没有发生。那男人并没有使力,而Alec却感觉像是某种侵犯。

“休息,”另一人悄声道,“痊愈。”他手中的枪正安歇在Alec手上的旁边。

他身躯的热度正输送给Alec;他的臂膊像避弹衣一样环绕着Alec的肋骨,力道刚刚好让Alec明白他是被保护着的。

Alec或许并不指望能活着看到早上的太阳,但有那么一瞬,他感到安心。

--------

当Alec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晨曦刚刚透过树林的隙间来到,让他意识到他一定至少沉睡了12个小时。另一个他,Ben,正靠在车厢的一侧,而Alec枕在他一边大腿上。他的肤色褪成苍白,并且不再具有那种健康的温暖了。

一条细细的红色管子连接着Ben的肘部内侧以及Alec身上的同样部位。一阵奇怪的激动电流般刷过他全身,一种他从未感知过的心心相通的感觉。

从来未有人为他冒生命危险,Max没有,其余任何他曾为之战斗和流血的人类或者改造人也没有。

Alec的幸存并非任何人的任务目标。这是纯粹的突发事件。

Ben的睫毛颤了颤,随后缓缓睁开。

“我们中最好的一个,”他低声说。表情中有一种显见的赞叹,让Alec确认自己并没有自Racheal那件事之后被完全摧毁。

“显而易见,”他回答,字里行间都是讽刺。他用拇指按住针尖穿透血管的部位然后把管子拔了出来。“你是想要自杀吗,天才?”

疯子Ben,他的杀人狂邪恶双子,在最后一天为Alec单枪匹马杀了至少五个人,现在正像傻子或者酩酊者又或者两者兼有一般低头冲着Alec微笑。“你是我们中最好的一个,”他重复了一次,“你必须得活下来。”

此刻来说想出一句回答比让Alec比起准备好去面对这个事实更为艰巨。他沉默了一阵,然后发问。“Max呢?”他问,因为他得知道。

“死了,要么就是潜逃了,”Ben回复,“他们全部。推土机在我们离开后就把那块地推平了。他们把那里都埋了。”

Alec点点头,尝试着吞口唾沫。在他的胸中升起了一股压力;呼吸变得艰难,这对他的伤口无济于事。Ben倾向他,用拇指轻轻刮过他的眉毛。这是一种温柔的抚慰,但并不包含理解。这就像是他同情Alec的伤痛但并没有真正感受到它,一点也不明白。

“我们要多歇一天,”Ben说,“而那时我会重新恢复体力。留下来的活口现在应该告诉他们了。我们需要个找地方躲起来,大概要逃到墨西哥去。”

“再没有psy-ops。”他喃喃着保证,“再没有任务,再没有痛苦。我们会找到个宁静的新地方来让我们想睡多久睡多久。”

温柔的话语和爱惜的触碰在Alec的一生中永远是某种引诱他沉入希望与信任的花招。他从未想过他会再次被它们虏获,并且如此确信他的精神病镜像体决不会对他这样做。

一定是还有别的什么,让他宽慰,是让他闭拢双眼然后向着Ben的爱抚靠近的一些其他的缘由。

--------

他们几乎睡了整整一天,在夜幕降临时精力充沛得活像一对从冲击前时代的愚蠢电影里跑出来的吸血鬼。

“我们需要几件真正的衣服,”Ben在他把军靴重新套上的时候说。他话不多,在他罗列清单的的时候Alec倾听着。“钞票,食物,毯子。往回走几英里处有个农庄,我们可以在那里储备些日常用品。”

Alec觉得很糟糕。军队,警察,还有为他们做事的狗腿,那是一回事。而就只是住在他们自己的小农场里生活着的,人们,那则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他说,感觉有些柔弱,和忧伤。“不要造成额外损伤。”

Ben瞧着他,眼中凝聚着疑惑。“为了纪念Max,”Alec说道,因为这比他自己表明立场要更加容易,比Ben和他为此争论更容易。

“她是你的朋友,”Ben说,注视着Alec穿戴好。这过程很缓慢,而且充满痛苦,但是他知道自己的身体可以感觉到事情了,这说明他不再处在危险当中。一道伤口似乎让他停住了;疼痛牵扯着。

“她是你的姐妹,”Alec告诉他。“她不得不去做的那些事,伤害了她。”

一道疑惑的曳影在Ben的面孔上一闪而过,藏在了那小心翼翼的Manticore冷静皮相的后面。

Alec的眼睛眯了起来。“你知道的,Max?深色头发,敏捷,热爱打抱不平的?”

Ben只是瞪着他,表情一片空白。

“你当时正在杀人的?”Alec提醒他。“她阻止了你,拧断了你的脖子。有没有灵光一现?”

Ben摇摇头。Alec希望他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荒谬的场面。他皱起眉头。很明显有哪出了岔子。

“你是Ben,对吧?come on,可别告诉我还有第三个。”他勾过Ben的脑袋,让他低下头去。Ben顺从地照做了。把他的颈椎露给Alec,他的条形码。这样的信赖感觉让人觉得很怪,怪得就像在Ben的后颈上横亘着一道凹凸不平的疤痕。足够掩盖所有条形码的痕迹——除非在别的地方哪儿还有个393,这个在Alec眼前的改造人确实就是Ben。

Alec用拇指摩挲过受伤的皮肤,惊异而又毛骨悚然。“火烧的?”他问。“在Manticore?”

Ben的头简短地啄了几下以示肯定,但他并没有抬头,没有从Alec的触摸中抽离开。

Alec试着回想,但是他明白如果他曾经见过Ben那他就不可能忘记他。切断克隆体之间的联系永远都是个好主意。

“你进的是哪个小组?”

“没有小组,”Ben平铺直叙,Alec可以感受到答案中的伤痛。孤独——这一定是那些领导能设计出的最严厉的惩罚,而他们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什么滋味。他想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人都甘心为Max奔波,即使明知道潜伏和躲藏起来要更加安稳,他们也宁愿死在一起而非分开。

“我被永久地分配给了psy-ops。作为——实验材料。”Alec压抑着颤抖。这正是幼小的X-5们在熄灯后口耳相传的恐怖故事之一。

“然后起火了,你就逃出来了,”Alec加快进度,试图将话题回归。

Ben再次点了头。“那些医生命令我们从自己的小舱里出来,”他以一种平板的官腔说道,忽略了Alec仍然在他的条形码上按抚的动作,令他的头垂下,犹如祈祷一般。“他们命令我们跪下,手放在条形码上。卫兵们把着门。psy-ops的守卫走到我们队列的后面然后给每个实验品的头上都来了一枪。”

Alec此生从未像现在这样感觉如此糟糕。那些影像在他入夜后紧闭的双眼后面灼烧着,思绪在毫无预期的时刻于他的脑海中穿梭隐现。Ben的声音平板而了无生气,令他自心底里颤栗起来。

“我不能遵命,”Ben继续说。“这不在我的任务参数当中。我杀了守卫。我杀了医生。我杀了那些士兵。”

Alec的手向下,依次抚过Ben脊骨上的凸起——他是他们中受损了的一个,留下了烧伤的疤痕以及天知道别处还有的别的什么。内心深处是如此的受伤,迷茫。

“我打开了所有的门,Alec,从psy-ops开始。你不在那儿了。”他抬头望着Alec,熟悉的眼睛中闪着羞愧。“我受了伤,之后火势蔓延了。那些守卫还在照计划行事,我逃跑了,Alec。我不得不撤退。我有把你丢下吗?你当时还在那儿吗?”

Ben的手移动到Alec的夹克下摆,紧紧攥住,就好像他必须得知道Alec是否一切平安。

Alec穿破他的记忆,在他的两次psy-ops之行中搜寻着Ben。毫无收获,但当Ben遇到他的时候一定已经是第二次相会了。从Beresford之后,从Racheal事件之后。

“我当时在外面,”Alec说,“在出任务。当我回来的时候刚好看到幸存者们分头逃进树林里。”

Ben颤抖着缩近了一些,胸贴着胸。他拱进Alec的肩窝里,获取着他的气息。

见鬼的一团糟,Alec想,而那就是我留下的。他并不擅长于抚慰之类的事情,不过他还是将一条胳膊环抱在了Ben的肩头几秒。

“补给,”Ben说,而后Alec把他拉起来,

“Yeah。我们走。”

--------

Alec依然又痛又僵硬,托了之前被击中无数次的福。Ben在他们接近那座白色的小农庄时一马当先。院子里的狗在Ben出现并扭断它的脖子之前都没有嗅到他们一丝一毫的气味。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地从玄关潜入整个房子,搜寻着目标并提防着任何可能的抵抗。

他们拿走了食物和衣物,43美元现金,一堆毯子跟一对备用的靴子。Ben干下这桩活就如同一个伟大的珠宝大盗——悄无声息,谨小慎微以及迅捷敏锐。Alec很高兴没有任何伤亡,那样他就不得不在阻止Ben(或者试图阻止)以及眼睁睁看着无辜的人被杀戮之间做出抉择了。

他们在车尾换了衣服。Ben真是个毫无顾忌的存在,Alec无法控制地凝视着他幸存下来的证据——那道烧伤的疤痕贯穿了他从颈部到尾椎,以一道比Alec的手掌跨度还要宽的犬牙交错的轨迹。他比Alec自己还要单薄,他的锁骨凸现,髋骨的前侧支愣出来。Alec能看到得的就有三处已经愈合的弹孔——肩膀,体侧以及大腿。

Alec想要杀掉每个留下这些伤疤和这些痕迹的人。他的胸中燃烧着一簇火苗。Alec生命中还没有任何人能让他像现在一样怒火中烧。大部分甚至不足以引起他的注意。一少部分有能力制造麻烦的又对他没兴趣,所以这让他事不关己。

Ben爬上货车的前座,Alec则坐在副驾驶位上。墨西哥,Ben说过的,Alec对此没有异议。他希望他们能在被White的部队追上前撑到加利福尼亚。

要是没有呢?那么他就来几个杀几个。他会为他们俩的自由而无所顾忌。


WORDS | comment(0) |


<<整理照片[Amazon限定版Star Trek蓝光BOX] | TOP | 低地组!低地组!>>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 TOP |

プロフィール

薬

Author:薬
06/29
巨蟹B 涂鸦睡觉零食音樂
怠惰綜合癥末期患者

-What's the favor-
Supernatural
[Dean/Castiel Sam×Dean]

Star Trek
[Kirk/Spock]
TOS/TAS:艦長種馬受主(互攻可)
XI:大副人妻受主(互攻可)
對於RPF及crossover亦有興趣

Axis Powers ヘタリア
[蘇.聯+北.歐+日.耳.曼中心
以及其他親情/家族愛
CP傾向冷.戰.組/折檻組/馬鈴薯和向日葵]
Transformers
[Skyfire×Starscream]
Vocaloid
[KAITO總受/新世界]

家庭教师Hitman Reborn
[Reborn×Lambo 澤田綱吉×白蘭]
D.Gray-man
[緹奇/庫洛斯/拉比×亞連]
Eyeshield21
[武藏/阿含×蛭魔]
[交響詩篇eureka7/OVERMAN KING GAINER/鋼之煉金術師]
Devil May Cry[Dante×Vergil]
戰国BASARA[佐助×幸村]
[太鼓の達人/Time Crisis4/応援団/逆轉裁判/ぷよぷよ/レイトン教授]
[Heroes/Merlin/NCIS/Criminal Minds/HUSTLE]

LINK FREE/no report







09.07.01起,本站LINK欄添僅應允熟人好友要求,衷心抱歉。

-Contact me-
siruphial@qq.com


中文同人志联盟よゆう入稿記憶薄同盟。
APH網路禮儀推廣



スタースクリーム同盟TF yaoi Skyfire*Starscream同盟(韩文)御苦労様でした独普同盟 スペロマ同盟 我らがロシア様同盟露普同盟
米露仏英中
★Allied Forces Union★萌えこそ正義だ!

ブログ内検索

カレンダー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小板

顔文字教室

友達&知人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蛛絲馬跡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