薬缶//愛を乗せて宇宙へ!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9/12/17 (Thu) 【译文】漫漫归途/Questing For Home【SPN,D/C】

谢谢时差推荐和八斤的beta=3=~
这篇真是超温馨的,感觉就像是DC视角修正版的剧集(炸
而且有很大篇幅的超级可爱的正太们!

(最近一直在用翻文来调整心态,但是我渐渐发现翻文真有意思……有点乐不思蜀了都(揍)


作者: kitty_alex
标题: Questing For Home
配对: Dean/Castiel
分级: PG-13
衍生: Supernatural
弃权: I own nothing. I wish I did, but I don't.
提要: Castiel在战斗中负伤了,当他醒来,他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四岁男童的身体里。
剧透: Season 5 Episode 8
警告: 天使还童(Angelic age regression),失忆,仔兄弟, 过早的接吻及恋爱,angst, 以及一个不是十分和蔼的John。
附言: 感谢wynna_pendragon的beta。
原文: http://kitty-alex.livejournal.com/242628.html
授权: 有

由于篇幅较长(译后24425字),请点击这里开启新页面以免影响浏览。



--------------------------------------------------------------------------------
1983

Castiel在苍穹下滑翔,他的翅膀流血流得很严重。他刚刚经历了一场艰苦的战斗而一只恶魔刺伤了他的羽翼。他知道他应当回到天堂去接受治疗,但他似乎不能打破分隔两个世界的边界。所以Castiel挣扎着,漫无目的地飞过人间各处。他感到好似有什么在指引着他。最终,他的内心指示他应于此停歇,而他照做了。


--------------------------------------------------------------------------------

当Dean在清晨苏醒时,他发出了小小的一声抽噎。距离他的妈妈被害、爸爸开始带他走上“捕猎”之途已经快有一个月了。Dean的父亲完全对他实话实说。他告诉他,这个世界上有一些邪恶的异生物存在,而他的母亲就是被它们所谋害的。他还告诉Dean,他已经是个大人了,而他的职责就是保护Sam。有时,Dean会想哭,但是他爸爸说只有小孩子才哭,而Dean必须得成熟起来,所以Dean就再也不哭了。


Dean坐起来,望向他爸爸为Sam租来的婴儿床,然后他注意到身旁多出了一份重量。他把毯子掀开,一个大约和Dean同岁的小男孩就露了出来。他看起来异常地苍白和虚弱,他巧克力色的棕发紧贴着脸颊,而他看起来正因发烧而昏睡着。Dean戳了戳那男孩的肋骨,男孩惊醒了。他用他那双天然而又胆怯的深蓝色眼睛紧盯着Dean。

“我不会伤害你的,”Dean说道。“你叫什么?”

“Castiel。”

“有趣的名字。我叫Dean。就没那么有趣了。”

“我在哪?”

“一个旅馆房间。我也不知道在哪儿,虽然。换过太多地方了。”

“我明白。”

“你讲话也很有趣。”

“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儿。你是怎么到我床上来的?是我爸爸带你来的吗?”

Castiel摇了摇头。“我受伤了。我想要回家,但是不能。我停下来等待恢复,然后就在这里醒来了。”

“不管是什么伤了你,我爸爸都会照顾好的。他是个超级大英雄!像现在,他正在和鬼魂作战呢。”

“与鬼魂作战?”

“我知道的!我以为它们只是编出来的,但我爸爸告诉我它们是真的。所以,不管有什么在追踪你,我都会保护你的,因为我要像我爸爸一样!”

“我并不需要你的庇护。”

“我不介意,真的。我知道你的感受。从一个不认识的地方醒过来,不是在自己的房间里,不过你就要做一个超级英雄啦,所以没关系。”Dean挤出一个笑容,然后跳下床。“帮我去看看Sammy,Cas。”

Castiel也下了床,随着Dean来到婴儿床的旁边。Dean看向里面,于是Castiel也跟着看。Sam望向他俩,踢蹬着小腿儿。他在看到他哥哥的时候开心地咯咯直笑,然后Dean也冲着他露出笑容。

“我的工作就是照料他,”Dean边往冰箱走边解释。“我得喂他,还有换尿布。”

“为什么?”Castiel问道。

“因为我妈妈,曾经是由她来照顾Sammy的,但是她去世了……有个邪恶的杂碎杀了她。所以爸爸才会去追捕它们。”

他们在Dean拉开冰箱门并且拿出一只奶瓶时都没有说话。他把一把椅子拖到炉子的前面,拿开平底锅。Castiel看着他把它灌满水然后放到火苗上方。Sam不喜欢喝冷牛奶,所以Dean的爸爸就教他怎么把它加热。

在Dean确保牛奶已经温好又不会太烫之后,他把火炉关上,然后把瓶子递给Castiel,他看着它就好像不知道这是干嘛的。Dean没理他,走向小床。他打开它然后把Sam抱出来。Dean小心翼翼地把Sam放到床上然后自己也爬了上去。他将Sam抱在怀里,然后示意Castiel也过来。

“我要那个瓶子。过来,Cas。”

Castiel生硬地走过去,手里还攥着瓶子。Dean拍了拍床垫,而Castiel也爬上床。他引导着Castiel拿瓶子的那只手,展示给他应该怎样喂Sam,Castiel惊奇地看着Sam吮吸着奶瓶。Dean猜想Castiel自己从来没有过一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

--------------------------------------------------------------------------------


当John走进旅馆房间的时候,他又累又倦。自他退役之后已经太久没有练习了,但他仍然记得一些基本功。John依旧能够熟练地挖掘,用铁锹作为测量工具来计算深度和距离。除了这次他不是在挖壕沟,而是在挖墓。撒盐和焚烧比上次都来得更轻易了。他觉得自己终于摸索到了捕猎的窍门。

John检查了一下婴儿床,高兴地看到Sam正在熟睡。他注意到电视机还开着,这让他走向了房间正中摆放着的一把扶手椅,不过当他到那儿的时候,他发现Dean并不是一个人。他瞪着另一个男孩,而后者似乎正在好奇地回望着他。

“Dean,关于请人来作客的事情我是怎么说的?”John严厉地说。

“我是捡到他的!”Dean辩解。“Cas受伤了。我们就是做这个的呀,爸爸。我们救人。”

“要是他还能够看电视,那就证明他情况明显没那么糟。”然后他转向那个男孩。“过来,孩子。我们会联系你的家人。”

“我的‘家人’?”男孩问道,把头歪向一边。

“你知道的,你的父母。”

“噢,我没有父母。”

John用手抹过脸。Dean当然够能耐把镇上唯一的孤儿给找到并且带回来。这附近哪儿都没有孤儿院,而教堂又太小没办法收留无家可归的人。又或者,这小孩可能是跟养父母住在一起的,而根本没有把他的新父母看作是他的血亲。

“在你来这之前,我是说到这个旅馆房间之前,你在哪住?”

“天堂。我来自天堂。”

“认真点,小孩,你从哪来?”

“天堂。”

“我们能留着他吗,爸爸?”Dean问道。

“他又不是小狗,”John说。“我们不能带着他。”

“可是,Castiel已经无处可去了。他不能回家。”

“Dean,去看着Sam。”

“可是—”

“我要和Castiel谈谈。去照顾Sam,这是命令。”

Dean叹了一大口气,但还是离开扶手椅走向Sam。John走到Castiel面前,单膝跪下好能从同一水平视线上看着这男孩。这孩子看起来大约跟Dean差不多岁数,但是他的眼睛却不是这样说的。John知道坐在这把椅子上的不管是什么,年纪都远远不止四岁。

“听着,我不知道你是谁,或者你是什么,但是我不想你凑近我的家庭。”

Castiel悲伤地望着John,“但我不知如何才能回家。”

“我不在乎。你不能留在这儿。”

“拜托了。我们的目的是相同的。”

“Yeah,你瞧,Castiel,我对你没有意见,但是有个恶魔刚刚杀了我的妻子,而我现在最不想要任何超自然生物在周围晃荡。”

“但是我差不多就是人类。”Castiel伸出一条手臂,在John面前屈曲着,仿佛这样就能够证明他是一个人类。“你看,我非常虚弱。我被指引到这里来。这里就是我应当待的地方。”

“你不能和我们呆在一起。如果你真的是个人类的话那就不同了—”

“如果我是人类,你会让我留下吗?”

“我可不是没心没肺。”

Castiel忽然眨了下眼睛,然后那些藏在他眼睛里面的古朴与渊博就统统消失了。小男孩开始哭,而John束手无策。他真的不是冷血动物。他不能把小男孩出去,就算他几秒钟之前刚刚被附身或者完全是不同生物。

“我不知道我在哪儿,”Castiel抽泣着。“我好害怕。”

“嘿,别在我面前装,”John试着说,但Castiel只是哭得更厉害了。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OKay,Okay,你家在哪?”

“我不知道!”Castiel尖叫。“不过,我要回到那儿去!”

John确信Castiel就要吵醒Sam了,但是他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安抚这个孩子。突然间,Dean出现在Castiel的一侧,安慰着他。

“嘿,怎么啦?你跟刚刚不一样了,”Dean朝他问道。

“我害怕,”Castiel小声说。

“我爸爸是有点吓人,不过他人很好的。我发誓。”

“我要回家。”

“你在家里,”Dean柔声安慰。“这里就是你家。对吧,爹地?”

“Dean,”John说。“我要对他做些测试,如果他通过了,就应该能留在这儿了。”

Dean面露喜色,而Castiel脸现怒容。看起来Castiel不太喜欢做测试这个主意。John把挣扎的Castiel从扶手椅上抱下来。他把Castiel拉进洗手间,然后在男孩身上进行了他所知道的所有测试。它们统统显示为否。他猜测,Castiel可以留下了,既然他已经没有别处可去。



--------------------------------------------------------------------------------


2006

从Jessica被杀害他们母亲的同一个杂种刺杀之后,到“Castiel和Dean”成为“Castiel,Dean,以及Sam”已经过去了艰难的几个月。这并不在Castiel的预期当中。他和Dean一起把Sam拉扯成人,可他并不喜欢这个环绕着他的乏味世界。Castiel很高兴Sam离开了。这份生活不属于他。Dean才是为了它被培养长大的而Castiel……Castiel无家可归,所以他不得不被卷入其中。Sam注定要过的正常人的生活,如今一切都不复存在。

这次的活儿十分危险,但是Castiel从不认为他会重蹈Sam失去Jessica的覆辙。当时Dean踏错了一步,这让他的心脏遭受了强烈的电击。医生说他必须得要移植一个新的心脏,不然他就得死,可等待列表已经排得很长而Dean不可能被及时排在这张列表的顶上。Sam已经焦急到试图去寻找一些神秘的办法来解决他们的难题了,就同字面意义一样,他甚至向当地的玄密商店租了一些咒语书,Castiel在病房里陪Dean坐着,等待着出院申请表的墨迹晾干。

“我真希望我的父母可以在这里,”Castiel说。

“别在我面前上演什么孤女安妮,Cas。老是想着自己的死亡已经够不健康了。我不想再考虑他们的。”

“有时我会疑惑他们究竟是怎么死的。为什么从来没有人思念我或者来找我。他们死时痛苦吗?还是很迅速?他们是在医院去世的还是在自己的家里?”

“想太多也没用。你已经承受够多伤痛了;你把一切都隔离开来了。我还记得你坚持了一次又一次关于你家在天堂的说法。”

“如果你爸爸没有及时救我,恐怕我现在也会和他们一起在‘家’里了。”

“你把那说得好像是件坏事一样。”Dean松松地拉住Castiel的手然后微笑。“你家在这儿,知道吗?”

“是啊,Dean。谢谢。”Castiel在Dean的唇上落下一个吻。“你不会死的,我保证。”

“Ewwww…”Sam在门边发出声音。“老夫老妻。”

Dean转转眼珠。“有什么收获没?”

“Yeah,是个特大喜讯。他有成山的病人呢。过来,穿好衣服。”

“‘他’是谁?”Castiel发问。

他到处寻找着Dean的衣物,但他只找到一件灰色的连帽衫。Castiel朝Sam举起那件衣服。

“我想让他……舒服一些。”

“Dean不需要舒服。他——他可是Dean!他从来不穿连帽衫!”

“没关系,”Dean说,一边试着从Castiel抓得紧紧的手中抢过帽衫。“没关系的。我会穿,舒服一点没什么不好。”

“不行,”Castiel低吼。

“我才不会穿着病号服出去呢。让那东西见鬼去。”

Castiel放开了帽衫,怒气冲冲地冲出了病房。Dean叹了口气,并且希望Sam说的那个人确实有效,这样他就有时间可以去和Castiel重归于好。



--------------------------------------------------------------------------------

他们一路来到一个帐篷边上,然后Castiel看到了上面写着的“Roy Legrange教会。信念治疗师(faith healer)。见证奇迹。”他哈哈大笑,这让Sam很不高兴。

“闭嘴,Cas!这是真的!”

“真的,”Castiel嗤之以鼻。“要是真的有什么天堂跟天使之类的东西那他当然能起作用,可是根本没有。如果我想要浪费时间,那就直接把我的手放在他身上并且自己发功尝试挽救他就成了。”

“你可以这样,”Dean说,他试着跟他打情骂俏,但他的声音却透露出疲劳。“我们可以回旅馆,然后你的手可以随你喜欢放在我身上随便哪儿。”

“宝贝,”Castiel轻柔地说。“你的心脏很脆弱。一次高潮就能让你一命呜呼了。”

“我还知道不少没那么爽的死法。”

“那样我就得阻止你,”Sam说道,完全没有尝试去掩饰他语调里的反感。“试试看。如果不起作用……你再考虑Cas的办法。”

“好吧,Sam,”Dean回答。“我会试试的。”

令人惊讶地,事情成功了。Dean被选中接受治疗,然后他就被治愈了。这让Dean和Castiel都十分疑惑,于是他们去探访Roy,询问几个问题,特别是在附近一个健康的、与Dean年龄相仿的男人于Dean被治愈的同时死于心脏病以后。最开始,他的妻子并不同意让他们进去。她看到了Dean和Castiel牵着的手,这证实她正是那些派别的基督徒之一。但是当Roy出现,他冲他们俩微笑,尽管他看不见他们。

“我感觉到有一份天使之爱的存在,”Roy说。“进来吧,我们很欢迎你们来我们家。”

他将他们领进客厅。在他的妻子用愤懑的眼光射向他俩的同时Dean问着一些常规问题。明显她并不认为Dean值得被救治。Dean自身也十分困惑于此,但Castiel成为了最先发出质疑声的那个。

“为什么是Dean?”他问。“并不是说我不感激。如果失去Dean我的人生也会无以为继,但那儿还有那么多人在呢。为什么是他?”

“是主给我了指引,”Roy说道。“我在人群中观望—当然这只是个修辞手法,随后我感觉到有一位天使紧邻着你的……爱人,对吧?”

“是的,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主对我说这并不会成为困扰,所以就不是。”Roy的妻子嘲弄道,但是他继续下去。“那么,坐在Dean身旁的那位天使,他祈祷着,为这年轻人的性命祈祷着。我别无选择。我必须回应天使的祈祷。”

“当时坐在Dean身边的就只有我跟Sam。”

Roy的表情变得复杂。“你不知道你的身份吗?”

“我们走,”Castiel说,拉起Dean的胳膊。“去吃饭了。”

在任何人能说出什么之前,Castiel已经拽着Dean走出了大门。当他们走到门廊的时候Dean停住脚步。

“Cas,怎么了?你干嘛这么吓人?”

“我不是天使,Dean。我差得远着呢。他管我叫……这敲响了警钟。我不能继续跟进这个case了。我要去搭个顺风车去邻镇。你们办完的话过来找我。”

“冷静一下。我们不能半途而废,要不换个别的来接吧。”

“不,这个很重要。只是碰巧出现了点私人问题。拜托了,Dean。为了我把这个做完吧。”

“好吧,但这只是由于你的请求。”

“谢谢。”

他们互相亲吻,随后Castiel便动身去往停车场。Dean不明白Castiel究竟为何如此抵触任何人叫他天使。虽然Dean十分确定Castiel的确就是。


--------------------------------------------------------------------------------

1989

Castiel在课间坐在秋千上摇晃,边看着Dean正在和一个女孩讲话。他们现在跟John的一个狩猎伙伴,Jim牧师在一起,他可以照看Sam,这也意味着Dean和Castiel可以上学了。比起Jim牧师,Castiel更加喜欢Bobby一点。Bobby不会讲那么多关于神圣的话题,但Bobby跟John老是吵架,所以Bobby只能在John又跟他讲话的时候照看他们。

“她想要什么?”Castiel在Dean跑向他的时候问道。

“当她终于不傻笑了的时候,她跟我说她看上我了。”

“什么叫看上(a crush)?”

“我也不知道,所以我问了。她说就是当你特别特别喜欢一个人,并且想要整天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就叫看上了。我同她讲我没有看上她,因为我想要每天和你在一起。但是她说男生是不能看上别的男生的。”

“为什么不行?”

“不晓得,”Dean边说边坐在Castiel旁边。“她只是说那样会很呕。我就说虫子也很呕,可是我还是会碾碎(crush)它们。她就说我一点也不懂,然后走开了。”

“女生真奇怪。”

“是啊。爸爸说我们有一天会喜欢上她们的,虽然。”

“讨厌,”Castiel皱皱鼻子,说。“我永远都不会喜欢女孩们的,永远!”

“Yeah,不管发生什么,女生真烦。”

“非常烦。”他们就那样静静坐了一会,前后摇晃着,然后Castiel说,“喂,Dean?”

“嗯?”

“我也看上你了。我非常非常喜欢你,并且我想要和你一直在一起。”

“不错。那么,女孩子们很讨厌,而我们看上了对方。”

“听着挺不错。”

“我有一天听到Jim牧师在和爸爸讲电话。他刚刚和Bobby结束了一场狩猎。他们又和好了,所以等爸爸在那边干活的时候我们大概能在他那待一阵子。我知道你更喜欢Bobby一点,所以我觉得得让你知道。”

“真好。”

“你为什么不喜欢Jim牧师?”

“我不知道。他总是讲上帝什么的。我不喜欢。上帝老是生气而那些天使们……我不喜欢Jim牧师读启示录那部分。它们太吓人了。”

“我全都没听进去。如果上帝是真的,他就可以救下妈咪和你的父母了。”

“是啊,他会把他的天使战士们派来然后呼!一声,恶魔们就全变成碎片啦!”

“天使战士们没有来。”

“所以,上帝不存在。这就是证据。”

Dean点点头,然后他们继续在秋千上坐着直到上课。



--------------------------------------------------------------------------------

2007

Castiel在Sam和Dean之前回到了旅馆。他们还在那所据说闹鬼然后现在又多了个色魔外星人的本地高校中寻找着线索。兄弟俩决定在四周多逛一逛,查查酒吧,但Castiel只想回到房间休息。他被上一个牵扯到一只假扮成天使的幽灵的案子搞得有点郁闷。不知为何,只要有案子跟宗教有关系,就总能让Castiel感到不自在。但是这一起并没有和宗教有任何牵连。Dean几乎又死了一次。而John为Dean牺牲了自己,然后那只恶魔附在了Sam的身上。过去的几个月太过阴郁,太过令人心碎。能投入调查是好的,即便理由万般堕落。

“Castiel,”有人在他身后。

他转身,Castiel便与学校的守门人面对面。他笑得就好像他知晓Castiel所有的小秘密,那感觉很奇怪,因为他们才刚刚见面。

“对不起,我认识你吗?”

“你是说你想不起来我了?”Castiel摇头。“Come on!我们都相识四十亿年了。”

“我认为你应该走了。”

“原来你不是有意出走的。好吧,我还以为我终于见到了和我想法一致的家人了呢,可你就只是走丢了而已。”

“家人?”这个词捉住了Castiel的注意。“我们是家人?”

“你终于明白啦。”

“Gabriel,你是Gabriel,”Castiel说着眯细了双眼,他试图把尘封已久的记忆唤起。“我们都以为你被杀了。我们以为那堕天使,Azazel,俘虏了你。”

“拜托啊,像他那样还能杀我。没,当我们一开战,我就有了个想法。我受够了争斗,而人间则似乎是个首选度假胜地。我说得对吗?”

“这里……的确十分愉快,和Dean生活在一起的话。”

“噢,这也是度假的一方面啦。我都不知道你还能这样,兄弟。”

“我在执行任务。我被指引至此然后以这具容器的姿态出现。容器的年纪定是来自我们的天父的馈赠。他希望我能和Dean一同成长,保护Dean。”

“你不知道一个糟糕事,对吧?”

“关于什么的糟糕事?”

“天启末日?Michael的肉身?Lucifer的肉身?这些有没有什么提示?”

“没有,天启要等到至少好几个千禧年之后呢。”

“我懂了,所以就是我猜错啰。”Gabriel将手指放在Castiel的额头上。“晚安,Castiel。再去收集一些信息吧。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待到那时……”

--------------------------------------------------------------------------------

当Dean和Sam返回旅馆房间,他们发现Castiel正一脸幸福地和衣躺在床上。一个大大的笑容布满他的面孔,而他看起来似乎有点兴奋过头。Dean缓慢地接近Castiel,谨慎地查看着他的爱侣。

“Cas,你是不是在我们不在的时候买了蛋糕(Brownies)?”

“蛋糕?哦,你是说加料的那种,就好像我们那次的小小旅行,”Castiel轻声笑。“不,我只是觉得解脱了!”

“在你飘飘然到神志不清六亲不认之前,能不能先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

“我不清楚。我回到旅馆然后思考着,然后一瞬间想通了。我再也不管什么寻找我家人之类的事了。我再也不在乎没有上帝而他不能拯救我们这回事了。我就只是不再挂念了。”

“这听起来可不像你啊,Cas。”

“或许这就是我呢。或许这是个更不错的我。”

“信我,不会是的。”

Castiel翻了个身。“你烦死了。”

Dean看起来要冲Castiel吼些什么,而Sam抓住了他的肩膀,向门那边歪了歪头示意。他们走出门外,远到Castiel听不到的地方。

“你能相信吗?”Dean喘着粗气。“有些时候,我真想——”

“我不觉得现在的他是他。我是说,那是他,只是……又不是他?”

“你觉得是那个搞乱了这里的家伙也把Cas的脑子搞乱了?”

“有可能。我是说,这在某种程度上真是个国际玩笑。有个教授睡了他的学生们;一个学生的鬼魂就把他推出了窗户。那些兄弟会的家伙们欺负了新生—”

“就有个外星人欺负了他们,我都知道。但是Cas什么都没干。就算他一直都是个死板的老古董,但他也没有做过任何活该被这样对待的事情。”

“我觉得这家伙并不像其他的东西一样坏。还记得你跟我说那只是葡萄汁然后让我灌下满满一杯红酒的事情吗?”

“当然,这有什么关系?”

“Castiel的状态是不是比起我们一直对付的那些更棘手的情况来说更有点那种感觉?”

“所以我们的超自然敌人喜欢Cas?我们得打给Bobby。”

“我认为如果我们认真思考,就能找出真相。”

“我们需要一个新的视角,而Bobby喜欢Cas,他不会因为我们把他拖到这而生气的,看在Cas的面子上。”

“Dean,我觉得这不值得。他只是太兴奋了而已。”

“要是有什么事情在他嗨过头的时候发生了呢?不行,这件事必须得处理而且得现在处理。”

Sam叹气,“好吧,Dean。我们打电话给Bobby。”

Dean回到房间里,试着藏起他的紧张。Sam总是希望他能拥有一段像Dean和Castiel的一样的恋情。自打Sam能记事起,他们就是他的双亲。他们抚育他。Castiel总是会确保他们不会饿着肚子而Dean则永远保护他们的安全。有时他们会吵架,但更多的时候,他们深深地在意着对方。Sam在遇到Jessica的时候以为他已经找到了真爱,但紧跟着那个黄眼杂种就夺走了他的一切。


--------------------------------------------------------------------------------

1989

“我饿了,”Sam诉苦。“Cas什么时候才能带吃的回来呀?”

“马上。你该知道他能带伙食或罐头回来都是得看运气的。”

他们的父亲又因为狩猎而不在他们身旁,留下Castiel跟Dean看家。这次依然一如既往,还好Sam已经习惯了。他们的爸爸不太常在身边,而一旦他回来,则简直是铁血。他总是叫他们服从命令。Dean一直很宝贝Sam。尽管Castiel并不赞同,Dean坚持向Sam隐瞒他们爸爸的真实行踪。取而代之的就是,不管怎么问,Dean都会告诉Sam他们父亲是个旅行推销员,或者干脆转开话题。

“雷猫三文治,”一把声音伴随着两声叩门传进屋内。

Dean跑过去应门,因为这是Castiel想出来的暗号,好让Dean在他一旦不在房间时知道外面的是他。他们十分谨慎,对于Castiel来说这是因为他不想让他的新家人像他最初的那些一样遭遇不测,而对Dean则是由于他父亲的命令。

“披萨!”Sam欢呼雀跃,在他看到Castiel手上那个巨大的盒子之后。

“还有点别的呢,”Castiel摇晃着一只藏在披萨饼盒子下面的袋子。“Dean,安排好桌子了?”

“早就弄好啦,”Dean说。“Sam都有点迫不及待了。”

Castiel露出微笑,然后把披萨盒放在桌子上,连着一个袋子和一瓶RC可乐。Castiel的能耐总是能让Dean大开眼界。不过,这也正是Castiel。身体倍儿棒,他总是更快,更强,在一切事情上占优。这似乎让他们的爸爸有点困扰,不过Dean碰巧很欣赏。

“你想要几块?”Castiel问Sam。

“全都要!”Sam欢呼。

“那么两块再加点炸鸡柳怎么样?”

“嗯呐,”Sam咧开嘴巴。

“你究竟怎么能搞到这些的?”Dean问道。

Castiel耸肩并开始分发食物。“天知道。就跟平常一样。我拉住一个大人的手,望着他的眼睛,然后说‘请给我的家人一点食物吧’。就这么简单。”

“我觉得你用了绝地心灵控制术。”

Castiel朝Dean扔了一条鸡柳,“如果我是绝地武士,你觉得我还会浪费时间跟你在一起吗?”

“你会的,”Dean洋洋得意地回答,咬了一口Castiel丢过来的鸡柳。

“你到底是怎么跟他扯上关系的?”Castiel佯装生气地问Sam。

“他是我哥,”Sam说着,嘴里塞满了披萨。

他们开怀大笑,尔后一起开始享用大餐。晚餐时间通常都是个安静的时刻。他们不太讲话。有时他们会谈谈学校,但Sam总是很着迷,而Dean则会很快厌倦这个话题。Dean能够听进去的就只有关于加法的以及名叫《纳命来》的丛书。

“我吃完了,”Sam说。

“去写作业吧,”Dean嘱咐。“我跟Cas来收拾餐桌。”

Sam点点头,去拿他的作业。Castiel正在把食物放进旅馆的冰箱里,而Dean正在把盘子倒进水槽。在Castiel放完过来帮Dean刷碗的时候,Dean紧张地舔舔嘴唇。

“嘿,Cas,”Dean打破沉默。

“嗯,Dean?”

“唔,你知道我们现在不在同一个班级,而我被我的阅读拍档讨人嫌Missy缠上的事情吧?”Castiel点头。“那好,不知为何,我们班上有个男生想要用嘴把Missy的脸吸下来。”

“他是恶魔吗?”

“不是,我本以为是的,但实际上原来是他俩在亲嘴……”

“亲嘴?”

“是啊,我还记得我妈妈跟爸爸这样做过呢,不过记不太清了。不管怎么说,我问了。他们告诉我当你喜欢上谁的时候,你就要亲他们。Cas,我喜欢你。”

“所以你想亲我?”

“嗯-呼。”

“但是我不知道我想不想让你亲我。”

“你不喜欢我吗,Cas?”

“我喜欢,但是我不想做讨人嫌Missy做过的事情。”

“这好像还挺好玩的。”

“有很多看起来很好玩但实际上并不是那样的事情。如果亲嘴很好玩,讨人嫌Missy就不会去做了。尤其是既然没人喜欢她。”

“那男生看着挺喜欢她。”

“他一定是发神经或者是被附身了。”

“你这么说就不对了。讨人嫌Missy还呼吸呢,难道你也要放弃这个吗?嗯?”

“Dean…”

“不行,如果你一直这样的话,我就要走了。”

“但是John说过你得留在这儿。”

“我才不在乎我爸爸说过什么呢。我得从这儿出去一会。”

“可是—”

“得了,你能保护得了Sam的,没准比我还行。那么,我要走了。要我不走,你就别那样。”

Castiel无视了Dean,回去洗碟子。Dean离开了,在他出去的时候狠狠地把门给摔上。


--------------------------------------------------------------------------------


当Dean回来的时候已经快到午夜了。他小心地溜进来,知道Castiel睡眠很浅,而且如果不睡够八小时就被吵醒他就会变得非常暴躁。从卧室里射出来的灯光让Dean心生疑窦,有什么不对劲。他抓起一把锯短了的枪,然后一头撞进了卧室。Dean对即将发生的一幕毫无心理准备。一个穿着长袍的生物正把Castiel压在床上,并且似乎在把他的精魂吸出来。Castiel看起来极其苍白,而那生物又极其可怖。它在Dean举起枪管对着它的时候甚至没有抬头看一眼。这让Dean觉得自己无足轻重。那东西完全不觉得Dean可以守护得了Castiel。

“Dean,”John吼道,突然间出现在房间里。“趴下!”

那玩意像是想要紧把Castiel吸干,而不是掩护自己。John朝它开火。第一颗子弹似乎没有奏效,所以他持续射击。最后那东西终于倒下了,只留下一地的袍子。John检视着Castiel,他正抖得极其凶猛。

“Sam?”Castiel轻轻地呼唤。

Sam从床底爬出来。John长舒了一口气。他把Castiel抱在怀里搂住,用手抚过这孩子的头发。

“你救了我儿子,”John说道。

“我—我—我很抱歉,”Dean尝试着道歉。“如果我没有出去——”

“你出去了然后把Castiel和Sam单独留下?”

“Cas能照顾好他自己的,”Dean申辩。“我没想到——”

“是,你是没想到。如果我回来再晚一点,Castiel就没命了,如果那家伙还没吃饱的话恐怕连Sam也要遭殃。你应该为它对Castiel这么着迷而感到庆幸,要不然它就要逃掉了。”

“坏蛋怎么了?”Sam询问。

“没了,”John对他说。“他不会再来烦我们了。”


--------------------------------------------------------------------------------

2007

Castiel坐在审讯室里。他的律师告诉他那些人并没有像指控Dean和Sam一样地指控他,但是他们还是不能放他走。他们说,要是他不合作,就会以共犯或者协助的罪名将他推上被告席。他最好乖乖协作。Castiel一开始并不配合,但是Dean给他传了个口信叫他照做,所以他就做了。他们在帮John的一个老战友的忙,所以Castiel在不在那儿都没有关系,这个活没有他也可以进行。

“真是抱歉,”Victor Hendriksen探员一进审讯室的门就说。

Hendriksen在那桩易形怪试图抢银行的失败案子里就一直在追捕他们了。从那以后他就一直跟在他们的屁股后面。当他们故意触动了警报之后,Hendriksen出现,把他们抓进了监狱里。

“别,您可别,千万别。”

“我是真心的。你经历了一段可怕的考验。”

“是啊,所以快放我走不然我们都得继续遭罪。”

“你认识这个人吗?”

他把一份资料丢在桌上,Castiel打开它。里面有一份关于Peter和James Novak的出生证明,一些纳税单,一份Peter的死亡证明,以及一张一个长得同他一模一样的男人的照片。


“这是在耍我吗?”

“Peter,我知道这很难接受,但是在我们调查你之后发现并没有任何一份关于Castiel Winchester的记录。而你出生的那家医院,他们暗地里还运营非法领养业务。一些护士会用死婴来顶替新生儿。我们认为你也曾是其中之一。”

“不,这个叫Peter的家伙不是我。为什么John要收养我呢?他已经有两个小孩了。他绝对不会再想要第三个的。”

“你的指纹和出生证明上的完全匹配。我们认为John需要给他的孩子们在家庭之外再找个伴——”

“不,John救了我。我的父母是在家被谋杀的。”

“可这儿没有任何关于Castiel的记录,而你却有Peter的指纹。”

“那一定就是哪出了问题或是有人要陷害我。”

“怎么会有人陷害你呢?”Castiel向后仰,一言不发,Hendriksen继续说。“你的兄弟就在这里,他想和你说两句。”

“喔,我不想跟任何人讲话。”

“Jimmy一路飞来看你的。”

“很好,但恐怕他要失望的。”

Hendriksen离开了房间,而几分钟以后,Jimmy进来了,看起来像是穿着他最好的那套西装,还套了件风衣。他绞着双手,惴惴不安地望着Castiel。 Jimmy坐在了Castiel的对面。他仔细地观察着这个他觉得是他兄弟的男人,他穿着一件法兰绒衬衫跟一件军大衣,Castiel脸上的胡茬正与他自己刮得干干净净的形成对比。他们看起来是那么不同,但在同一时刻,却又如此相似。Castiel把他的棕色登山靴抬上桌面,一边抓挠着他的蓝色牛仔裤,露出一副他已经对Jimmy感到厌倦了的神情。

“Hey,Peter,”Jimmy试着开口。

“Castiel,我叫Castiel。”

“他们让我叫你的真名……”

“他们打算塞给我一个可以跟着回去的‘家’好让我给我男友作反证。据我所知,你收到了一张罚单,然后他们发现到你死去的兄弟跟我长得很像,就决定在他们抓到我们之后利用一下这个。”

“可是他们说——”

“我知道他们都说了些什么,他们为了把Dean抓起来什么都能说。如果我指证了他,他们就胜券在握并且他就再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Dean是个坏人,我看过他的犯罪记录。”

“有些事情并不总是它看起来的那样。”

“那是什么意思,Pe-Cas?我想帮你,就算你觉得你并不是我兄弟。这是一件正派的好事。”

Castiel不觉表情扭曲一下,“所以说,你是个虔诚信徒?”

“是的,我相信上帝和他的天使们会守护着我们。”

“那恶魔们呢?你觉得那些是真的吗?”

“请不要拿我寻开心。”

“我没开玩笑。”Castiel压低声线。“这听起来可能会很疯狂,但是我是个恶魔猎人。我四处旅行,并且驱魔。我还驱逐鬼怪和邪灵,虽然掘墓不是那么地合法。”

“他们告诉我你被洗过脑了,可我以为没这么夸张。”

“听着,你相信天使,对吧?你会相信那些声称看到过他们的人或者他们会和你‘讲话’没错吧?你知道,在你的头脑里,你相信的,对吗?”Jimmy点头。“那么为什么相信我真的是在与恶魔作战有这么难呢?我的男朋友,他现在在监狱里就是为了弄清楚是谁在谋杀那些囚犯。我们都是好人。”

“那那些谋杀指控呢?”

“这些怪物披着人类的伪装。而他们很多以前也曾经是人类。我们得在它们还没有对别人造成伤害之前把它们干掉。”

“我相信你。我要怎样才能帮你?”

“首先要把我从这儿放出去。”

Jimmy朝着镜子那边示意他已经准备好离开审讯室了。Castiel希望Jimmy不是糊弄他,并且是真的相信了他。要不然,他就有大麻烦了。

--------------------------------------------------------------------------------

Jimmy握住铁铲,用袖口抹拭着额头。当他来认领他失散多年的孪生兄弟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各种准备,从精神病连环杀手到沉默寡言的、几乎不能离开旅馆房间的受害者。而现在——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会是Jimmy认为自己最不会做的事。

“那么,就是这个贱人了,根据Dean的线索,”Castiel说道,Jimmy发现他几乎一滴汗都没有出的时候几乎要撅嘴生起闷气来了。“她是个在监狱里工作的护士。这护士有点精神病,她会为犯人们注射致命的毒针,而从来不管他们做过什么,她杀死他们只是因为他们是罪犯。”

“她出了什么事?”

“她死了,很明显。”

“我的意思是,她怎么死的?”

“喔,她被卷入到一场监狱暴动中间了。囚犯们害死了她。”

“所以她现在从坟墓里爬出来,继续她的工作?”

“大概就是这样。”

Jimmy的铁锹触到了一块木头的棺材盖。他笑了,说道,“找到了。”

Castiel翻翻眼珠,不过依旧沉默地打开了棺材。Jimmy为映入眼帘的画面和扑面而来的死尸的恶臭悚得几欲作呕,但Castiel完全没有反应。他爬出墓穴,然后把Jimmy也拉上来。Jimmy有些着迷地看着Castiel如何将盐洒进坟墓,再点着一小块纸头丢进去引燃煤油,将骸骨烧成灰烬。Jimmy在内心深处回荡起不安,而且就他知道的,他这是第一次犯法。电话铃将Jimmy关于刚刚犯下的罪恶的沉思打断,让他把注意力转向Castiel,他正在拿出手机接电话。

“Hello,Dean,”Castiel朝着话筒那段的另一人打招呼。“我知道我已经把这事了结啦,但这儿又有个新的难题。”他朝Jimmy眨眨眼。“一个大问题。”Castiel叹气,“Yeah,poor baby,实在是辛苦你了。我一会就去那儿接你。告诉Deacon坚持住,等我给你信号。”

“接?”等Castiel刚挂了电话,Jimmy便问。“你打算帮他越狱?”

“没错。”

“与恶灵作斗争是一码事,可-可是——”

“我知道后果重大。但Dean值得。”Castiel冲着Jimmy的左手点点头。“你也会为你所爱的人这样做的,不是吗?”

Jimmy咬着嘴唇,“你要保证你会签下来。”

“我不知道……大概吧。整套操作流程都建立在一个天方夜谭般的理论之下,什么你是我的兄弟然后我以为是我父母的人在他们死前实际上把我卖给了市之类的。对我来说这显得有点太过日间肥剧了。”

“你与恶魔作战,然后你觉得在出生时被掉包属于哄小孩的笑话?”

“还真叫你说中了。”

“我们的父母大约一年前去世的。我们也没有什么有联系的其他亲属了。我有了Claire和Amelia,不过我不介意再多一点点。”

“好吧,我会签的。”

“而且当你到我们那边的话,至少要来拜访。”

“现在你就是在得寸进尺了。”

“得寸进尺又怎样。”

Jimmy把Castiel拉进一个拥抱中。Castiel起初僵硬了几秒,但随后Jimmy并没有离开的意思,于是他回抱过去。

--------------------------------------------------------------------------------

1991

“别看,”Castiel说。

Dean快速转了过去,在Castiel从玩具工具箱中摸索着合适的圣诞礼物时忠实坚守着守卫的职责。这是传统。每一年,在他们为Sam和对方搞来一些礼物之后,他们会拖回一棵简陋的圣诞树。Castiel把一箱装饰品藏在了Bobby那儿。对于Bobby来说这算不上什么秘密,但Castiel在为随后的节日而收拾准备那些装饰品的时候他也没有说过一个字。他总是保证他们能够好好过节,从新年到圣诞,Castiel确保他们能庆祝每一次。家人对他来说很重要。而Dean就爱他这一点。

“你怎么知道我在看?”Dean不服气地问。

“你哪次在我转身的时候没看过。”

“我想看看你都给我准备了什么,真的。”

“当我给你的时候你就能知道了。你不会知道我今年要送你什么的,就算偷窥。”

“为啥?”

“秘密啦,笨蛋。没为啥。”

“不是我说的那个意思,你狡辩。”Dean气呼呼地说。

“好啦!”Castiel说着把最后一个礼物扔进他的购物袋。“你还有钱买报纸吗?”

“有的,你该高兴我愿意帮你。”

“别幼稚了。”

Castiel朝他伸出手,Dean往上放了点零钱。Dean看着Castiel踏出门外,消失在他的视线中,然后自己开始在工具箱里挖掘着。Castiel总是会带回足够包裹礼物的报纸,所以Dean不需要担心尺寸问题。他有点不知道自己要送他些什么。他已经连续三年送给他兵人玩具,而现在Dean觉得是时候换点新花样了。Dean一边好奇着Castiel到底打算给他什么礼物,因为一直都会是个大惊喜。他们通常在Sam睡了之后才交换礼物,这样Sam就不会为他们可怜的收获而感到难过了。

Dean决心要为Castiel准备点更实用的礼物,这样他就能够在他们参与狩猎的时候用上了。他把箱子丢在一边,决定在体育用品商店碰碰运气。他注意到店员正在橱窗的另一边帮一个顾客选择小艇包。而就在收银台上,那里陈列着一把Dean所见过的最漂亮的匕首。它光洁而又锋利,简直像一把小剑,正像Castiel迷恋的那样。

店员仍然在其他顾客身边忙碌,Dean若无其事地接近收银台。即便是圣诞节跟生日,Castiel也没有得到过什么好东西,因为他们实在没钱去准备像样的礼物,而通常是花费在他们尝试提供给Sam的正常生活上了。Castiel今年应当收到些好东西了,而那样东西就那样放在那儿,如同圣杯一般。这是份完美的礼物,而Castiel理应得到它。Dean把匕首偷出来,放进夹克口袋中。他努力不要引起怀疑,慢慢地离开。在他拔腿飞奔的时候他的心跳猛烈加速。他一直跑到至少三个街区以外才停下脚步。

--------------------------------------------------------------------------------

就在他们出去进行圣诞购物的时候,Sam发现了John的日记。在Castiel煮圣诞晚宴的时候,Dean和他讨论了床底下的怪物的问题,晚饭不多,只有一份罐头鸡汤,不过这就够了。John圣诞节没有回来,所以Sam把本来想要给他的礼物给了Dean。Castiel和Dean也给了Sam礼物。Sam在拆开看见G.I.Joe的最新可动玩偶和一个溜溜球的时候欢呼雀跃。Castiel笑了,尽管他没从Sam那里收到礼物。Dean也笑了。他不知道如果没有Castiel的话他要拿Sam怎么办,Sam有时有点太依赖别人,不过Castiel似乎也很乐意成为支柱,所以一切就都顺顺利利的了。

他们照看Sam睡下,等确定了他已经睡着之后,Dean从冰箱里拿出两只玻璃杯和一瓶可乐。Castiel坐在沙发上,茫然地望着圣诞树。他有的时候会这样,神游天外仿佛能在这破破烂烂的圣诞树里面看到更多东西。Dean也一起望着。但是他从来没有看到过Castiel所看到的。

“来点汽水?”Dean问。

“好,谢谢。”Castiel轻轻笑着说。

Dean把可乐倒进两个杯子,然后坐在Castiel身边。Castiel从Dean手里拿过一杯,心不在焉地抿了一口。

“没有你我真做不来这些。”

“我相信你能一个人喝光这一整瓶的。”

“不,我是说……照顾Sammy。如果只有我一个人,圣诞节就会变得蹩脚透了。晚餐用牛肉干跟洋葱圈就能打发。”

“你只把汤烧干过一次。”

“然后把整个旅馆都烧着了。”

“消防员在火势蔓延前就扑灭了。”

“还有那树。还有那些礼物……你比我更有创造力。”

“不是这样的!我不想在圣诞节吵架,Dean。我们可以在过后来个忏悔小派对。”

“好吧,Cas。我还是觉得我没了你就不成。你真的非常高尚。”

“这点我同意,”Castiel又从杯子里啜饮了一口。“你打算开始交换礼物吗?”

Dean神经质地把玩着Sam刚刚给他的护身符。Castiel一直在看它。Dean知道他并不是在嫉妒,可是他看它的眼神很怪,就好像他之前在哪儿见过它一样。有时,Castiel会有这样的目光,但之前从来没有指向过Dean。这让Dean稍稍不安扭动了一下。

“好,来吧。你能别看了吗?”

“我都没注意到我在看。我觉得好像在哪儿见过。”

“Sam是从Bobby那拿到的;你可能很久之前在那里见过它。”

“说得对,我真是太傻了。来交换礼物吧。”

Dean从外衣口袋拿出给Castiel的礼物,Castiel也一样。像往常一样,数到三,他们一起打开了各自的礼物。Dean目瞪口呆地看着一只头骨手镯,而Castiel则在好奇地把他的匕首翻来覆去。

“我们没钱买这些的,”Castiel与Dean异口同声。

两个人都脸红了,Castiel首先发声。“我是跟Bobby在一家魔法商店找到它的。据说这是用公牛的骨头做成而且可以防身……我想要你得到保护,所以我就……这跟那些免费食品其实没什么区别,只不过这次我没有问罢了。”

“给你的礼物其实也是偷的。”

“你我真是天生一对,”Castiel凄凉地说。

“我没办法用其他渠道弄到这个,Cas。”

Castiel冲Dean微微笑了一下,Dean将一只手放在了Castiel的膝盖上。他们就这样坐了一会,享受着对方的陪伴,直到疲累。尽管房间很便宜,他们依然同睡一张床。两个人盖上毯子,然后一齐坠入梦乡。


--------------------------------------------------------------------------------

2007

Sam坐在他的房间里,无言地地翻阅着一本从Bobby那借来的书。他试着忽视那些从隔壁传来的声音。Castiel正在和Dean做爱。Sam听得到他们激烈的呻吟和碰撞声。墙板薄到能令他听见每一声他们发出的“求求你,Dean”以及“还不行”。一般来说,他们不会在Sam还在附近的时候就做爱的。他们会等,在Sam还小,而他们共同分享一间房的那些年里他们就已经得到了充分的锻炼。虽然这次情况不一样了。Dean时日无多,所以让所有的常识统统滚蛋吧。

没有办法将错误彻底归咎于Sam或者Castiel。Sam觉得这是自己的错,因为他太大意了。Jake之所以能得手是因为他太过低估了自己的对手。Dean想要独自哀恸,而Castiel顺他所愿。如果Castiel知道Dean是跑去和十字路恶魔作交易的话,那他就不会放Dean一个人了。

恶魔只给了Dean一年活命的时间,而他毫无异议地接受了,因为Dean甘愿为他所爱的人付出一切。Castiel在悲伤的阶段中进展飞快,他只在拒绝的部分逗留了一天,接着便直奔愤怒而去,冲Dean大吼大叫,指责他的忘恩负义。John用自己的命换了Dean的,而他却把这一切都抛在脑后。现在Castiel正悬在交涉和消沉之间。当他们结束性爱,Castiel开始彷徨,希望能找到方法让Dean活下来,他开始不能自抑地抽泣。这让Sam伤透了心。Sam仍然处于拒绝接受的阶段。他下定决心要找出一种能让Dean免于死亡的办法。不论如何。

Sam的电话响了,他拿起它,发现是Bobby打来的。这有点让他惊讶,因为他们在地狱之门开启,恶魔们纷纷涌入人间之后就再也没有说过话。

“嗨Bobby,有好消息吗?”

“没有,我很抱歉,Sam。”

“我们会找到的。一定会有解决之道。这事只发生了五天。我们不能就此放弃。绝对会有答案的。”

“别再说了。Cas没有翻遍每一本书好让Dean打破他的交易并不意味着他就不比你更想拯救Dean。”

“我明白,只是——”

“你们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来应对这件事。你得接受这个事实,Sam。现在你打算听我打过来的原因了吗?”

“是,好吧。对不起,Bobby。”

“嗯,似乎终于有些恶魔的迹象开始爆发了。去把Dean和Cas叫上,我们有活干了。”

--------------------------------------------------------------------------------

这桩任务一直很顺利,直到两个猎人,Tamara和Isaac出现。他俩半生不熟,把整个流程都给搞砸了。Dean已经抓到了躲在吧里的七大恶魔中的一个,然后Isaac和Tamara闯了进来,但Isaac现在已经死了,而他们丧失了所有的优势。恶魔会来救他们的同伴,所以他们只有几分钟时间来想出办法和搞清楚他们在对付的究竟是什么恶魔。很幸运Bobby有陪着他们,他告诉他们这些恶魔代表着七宗罪,而他们抓到的这只则是嫉妒。

“终于搞明白了?”嫉妒嘲笑道。

“是啊,”Castiel说。“一点儿都不意外。”

“喔,我也对你毫不意外。我听说过关于你的流言。强大可怕的恶魔猎手Castiel甚至让Lilith都浑身发抖。我听说你挣脱了狗链,这可把她吓死了。”

“Lilith—?”Castiel发问,但他被一把架在脖子上的短刀打断了。

“Tamara,”Bobby警告。“他是我们的同伴。”

“如果这混蛋是被任何魔鬼控制的,那他就再也不会成为同伴了。我要杀了他,然后把他的恶魔朋友送回地狱。”

“你现在很愤怒,但是你不了解Castiel。我把他养大的。在他体内没有一丝一毫的邪恶。”

嫉妒大笑,“他是个人类。阴暗面是注定的啦。”

“明白了?”Tamara咆哮。“他们杀了Isaac!”

“Cas与这完全无关!”Dean冲她大叫。

“你被爱情蒙蔽了双眼。”

“你自己就没有吗?”

她没有动,而Dean摸索着他的手枪。Sam阻止了他,然后看向Tamara。

“这正是它想要的!如果我们起了内讧的话!”Sam厉声警告他们。“你们就会被它玩弄于鼓掌之中,很好,但是你不能迁怒于Cas。”

Tamara收起了短刀。“你自己看着办。”

“我记起了,”Castiel慢慢说。“Lilith……她于夏娃之前被创造,但路西法令她堕落,而她变成了第一个人身的恶魔。”

“所以说Lucifer真的是个魔鬼啰?”Dean问道。

“Lucifer是一名天使。”Castiel抱住了头,“好痛。那些就在我的舌尖上。那些在记忆深处的,那些我曾经遗忘了的。”

Castiel感到有什么正抵着他的后背,一些沉重同时却又轻盈的。他绷紧肌肉,尝试理开这个死结。嫉妒倒抽一口气。

“不!不要!你是人类!”嫉妒向Castiel尖叫着。“你不是真的!”

“叫它滚蛋吧,”Dean说。“我受够这恶魔了。”

“终于有和你意见一致的事情了,”Tamara回答。

Tamara开始念驱魔咒,而Dean向Castiel投去担忧的一瞥。Castiel避开了Dean的视线。Dean想说些什么来宽慰Castiel,但他什么也想不出来。他有些疑虑,但是Dean挥散了头脑中的杂乱思绪。Dean知道一年之后他就要离开人世,所以干嘛现在为Castiel烦心呢。他只想要和他所爱的这个人一同分享他残余的时光。

--------------------------------------------------------------------------------


1995

这是Dean和Castiel跟着John第一次狩猎。John仍然不知道他俩恋爱了,他跟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多所以没有发现,而当他回来的时候,他俩则努力维持表象。知道Dean和Castiel成为了恋人这件事的人就只有Bobby和Sam。Sam乐意保守秘密,而Bobby知道John不会接受他的长子是个同性恋的。

“你们将要去猎捕一只狼人,”John告诉他们。“还记得基本要点吗?”

“银可以杀死他们,利爪,尖齿,咬了你你就要被同化。”Dean漫不经心地说。“我们已经重复过无数次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Castiel责备他。“一个战士永远不应该放松警。”

John向Castiel表示赞扬。“至少还有个人记得。”

“老师的走狗,”Dean边说边捅了Castiel腰眼一下。

Castiel脸红,然后拍掉Dean的手。John皱眉,把Dean的调情误认成了欺负。

“你们想要更多一些的信赖,所以我决定让你们自己来。但是,如果我不得不介入的话,你们就必须在我的陪同下才能狩猎直到你们达到20岁。明白了?”

“明白,”Castiel和Dean齐声说。

“那我现在就走了,你们最好注意着点。”

“是的,长官。”他们再次异口同声,即使Dean叹了口气。

John登上Impala离开了。当他确定他爸爸已经走了之后,Dean捉住了Castiel的手,然后吻他。

“你还记得该怎么打掩护吗?”Castiel问。

“当然,在你四处打听案情资料的时候我就把一份失踪人口报告插进去。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干这个了。”

“这是我们第一次在John不在的情况下干这个。”

“我们在爸爸不在的时候还干过些更糟糕的事情呢,”Dean轻咬着Castiel的耳垂说。

Castiel大笑。“正是我想要的,一个欲求不满的青少年。”

“你太严肃了,Cas。放松。”

“在那些混球们都滚回地狱之后我会放松的。另外还有,”Castiel亲了亲Dean的面颊,“你知道这会让你兴奋的。”

“重点不在这。”

“那在哪?”

“已经有好几年了,Cas。你不能把一生都砸在这上。”

“所以对你来说这只是个业余活动?”

“我不知道。我是说,我们还只有十六岁。”

“有时我可不觉得。”

Castiel走开了,意味着这段对话已经结束。


--------------------------------------------------------------------------------

他们追踪到了狼人的狩猎场,四处寻找,而这让局势变糟了。狼人比想象中要聪明。它用分开的小道把Castiel和Dean孤立起来。路上溅了血,而一声尖叫从另一个方向响起。Castiel决定跟踪血迹而Dean则去寻找尖叫的来源。

Dean穿过小径,发现了一个女人正躺在地上。她在他接近她的时候奋力反抗。

“哇哦!小心点!我是来帮你的!”Dean冲她喊。

“那怪物袭击了我!他有双奇怪的眼睛!它们是蓝色的!全都是!”

“OK,我相信你。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你是医生吗?”

“不是,但我能帮你。让我看看。”

她点点头,“好的。”

她慢慢地放开了胳膊,Dean审视着它们。伤口不深,也不是咬痕。Dean无声地感谢着无论是谁让他不用杀了这个女人。他撕下一条女人的裙边,迅速帮她临时包扎了一下。

“它去哪儿了?”

“我不知道。他袭击了我,然后翻过那堆火逃走了。”

“见鬼,它追着Cas去了。”

“谁?”

“听仔细了。我要你快逃出这里,越快越好,而且不能发出声音,明白吗?”她连连点头。“好,逃进最近的开着的商店或者房子,如果你找到车那就紧进去开走。去找一个你能呆着的地方。”

女人点着头爬起身,她逃走了而Dean也开始狂奔,只不过不是冲着安全的地方。Dean不敢相信他居然没能看穿这么简单的一个陷阱。下一次他会更加小心的。但是眼下他必须得找到Cas。

“Cas!”Dean大喊。“你在哪里?”

“Dean!快滚过来!”

Dean的心要跳出嗓子眼儿了,他加快步伐。当他转过拐角时,Dean看见Castiel的十字弩正躺在胡同的进口,再过去一点的就是正紧贴在链状围栏上的Castiel,他正努力和狼人角力。Dean的脑海中忽然闪回当他们还是幼童时Castiel被摄魂怪(shtriga)袭击的一幕。这绝对不能发生第二次。他捡起十字弩,瞄准。狼人被射中,停下,然后倒在地上死去了。

“等你够久的,”Castiel气喘吁吁地说。

“我在救助一个平民。你是怎么坚持那么长时间的?”

“我-我不知道。”Castiel望着自己的双手。“我一瞬间感到自己充满了力量。”

“嘿,没关系。我很高兴你还是你。”

“我们得把它的尸体拖到林子里烧掉。”

“我在那女孩那里好像看见了一些油布。我们可以利用那个把它盖起来。”

Dean把油布拿来,然后他们一齐把尸体拖进了树林里烧掉。他们注视着火焰,Dean把Castiel搂近。他将口鼻埋在Castiel的发间,深吸着他的气息,安慰着Castiel一切都好。

“你刚刚把我吓坏了。”Dean告诉他。

“我也把自己吓坏了。”

“我们的同龄人基本上都在担心约会和青春痘;而我们却不得不担心死亡。我们直面着那些他们以为是虚构的东西。”

“你想洗手不干吗?”

“不,这感觉很……不错。这就是我们。”Castiel点头。“另外,你需要我帮你摆脱麻烦。如果我退出,谁还能来救你啊?”

“我觉得我一个人也没问题。”

“宝贝,你刚刚差点被那狼人撕成碎片,承认吧,你需要我。”

“孩子们?”John的声音从他们身后响起。

Dean和Castiel迅速跳开,但已经太迟了,John已经发现了他们。两个人慢慢地转过身去,以为会看到他大发雷霆,却没想到那里只有失望。

“爸爸,不是你以为的那样的,”Dean尝试挽回局面。

“那是怎样?你们不会是……”

“我们什么都没做过,我们还只有约会。”

“我以为你们喜欢女生。”

“我……我想要为你争光的。”

“所以你们——”

“我们是gay,Winchester先生。”Castiel说。“我很抱歉,但我们爱着对方。”

“你们只是一时糊涂。是我逼你们在还小的时候睡同一张床的,我有时会把你们单独丢在一起好几个星期,而且你们没有一个强烈的男性形象可以效仿。这都是我的错。”

“不是的,爸爸,”Dean嘶吼。“我们没有问题!我忠实地执行你的命令,但这次,我需要这个。如果你要我跟Cas分手,那我就要开走Impala并且在你接受我们之前都不会再回来。”

“你们杀了狼人,你们可以独当一面了。”John在把车钥匙丢给Dean时说。

“要是你这么觉得的话。”

“士兵就要服从命令,而你知道我的感受。”

“该死的,爸爸,这与服从命令无关!就算有人命令你,你也不会就那样站在那里然后告诉我你不再爱妈妈了。”

“如果这是为了她的安全——”

“放屁!爸爸,你培养了Cas,你知道他已经不单单是能够自保。说真的,这和命令或者安全没有一点关系,这只是成见。”

“如果是错事,那就没有成见。”

“别决定我的选择,爸爸,如果我这样做,你不会喜欢的。我愿意服从你加于我的每个命令,但我不愿意而且我是说,不会离开Cas。他是我的唯一,你必须得明白这点。”

“Dean,我是在为你着想。如果你这样做,你会受伤的。”

“不,如果你强迫把你的儿子掰直,他才会受伤,”Castiel大声说,终于挺身而出。“如果你不能接受这样的家庭,那么或许你应该去找个新的。”

John的表情变了。充满了怒气。但他做的就只有向树林深处走去。Dean紧抓着Castiel的手,带他穿过林子。他们找到停在一边的Impala,Castiel钻进后座,而Dean掌握着方向盘。他们的爸爸从来不让Dean开车,所以Sam显得有些惊讶。

“出了什么事?”Sam问道。

“我们要走了。”

“为什么?”

“爸爸不想让Cas留下,所以我也不想待在他身边了。”

“可是,Cas是家人呀。”

“这没关系,因为他是男的而我也是男的。有些人,就觉得这是错的。”

“太愚蠢了。如果你们相爱,那就应当相守。”

“是啊,不过,除非法律改革,否则我们也没办法。”

“那我就要去变革法律。”

Dean笑了。“OK,Sammy。你来吧。”

--------------------------------------------------------------------------------

2008

Dean叹气,然后擦拭着枪管。Sam与Castiel的持久战第三回合。简直就像他们还和他们父亲一同旅行时的翻版。Sam在和一个叫做Ruby的恶魔幽会。它号称它是站在他们这边的,而且想要抵抗Lilith,但是她的故事似乎有些不对头,尽管她能够帮他们铸造更多能用于Colt的子弹。

“我没有和她上床!”Sam冲Castiel大吼。“她说她能把Dean从那个契约中释放出来。”

“她在撒谎!”Castiel吼回去。“她是个低阶恶魔。但她那把能杀死恶魔的小刀证明她一定是和某些更高等的有联系。”

“为什么一个恶魔希望她去杀死其他恶魔?”

“哦,我真不知道,Sam。也许因为要我们相信她?那就上了她的套了,她就能收紧她的小口袋而我们对她不会再有二心。这就是他们的手段!Dean跟我的狩猎经验要比你长,我们明白永远也不能相信恶魔。就算他们说的是实话,那也一定是歪曲过的。”

“她与众不同—”

“只要灵魂进了地狱,那它就会被扭曲。没有退路,没有拯救,没有挽回。什么也没有。你只是希望相信她仍旧保有人性因为你知道Dean把灵魂卖掉之后也会去那儿。”

“你个狗娘养的。”Sam咬牙切齿地抓住Castiel,准备揍他。

Dean冲上去试图阻止他们然而忘记了枪还在自己手中。它走火了,然后Dean向后跌倒在床上,死了。


--------------------------------------------------------------------------------

闹钟吵醒了Castiel。他坐起来,回想着那次枪杀的意外。他不明白他怎么能在Dean刚刚死去之后就立刻陷入沉睡。

“Cas,”Dean在他身旁呻吟。“你干嘛把闹钟设得这么早?”

“Dean,你没有死。”

“当然没有,离我翘辫子还有好几个月呢。”

“那不会——”

“哦对了,既然我们醒了,那就去吃早餐吧。今天星期二,看看有什么特价菜。”

“你说的是昨天。”

“如果我在说昨天,那就是星期一。也许你刚经历了déjà vu或什么的。”

Castiel颔首。“有可能。”

有什么在Castiel的脑海深处提醒他并不是这样,但他忽视了它,这样他就可以和Dean开开心心地度过一天。毕竟,他们的日子已经屈指可数了。


--------------------------------------------------------------------------------

第二十七次,Castiel眼睁睁地看着Dean死去。太令人沮丧了。Sam似乎在每次日子又重新来过的时候并没有参与其中,Castiel感觉内心有什么在滋长。最终,当Dean被香肠噎死的时候,Castiel受够了。他身体深处蕴含的力量释放了出来,而他们所处的镇子顿时灰飞烟灭。

“你真扫兴,”Gabriel出现在爆炸坑里。“我甚至还没发挥出我的想象力呢。”

“你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我觉得你差不多也应该玩够了。舞台都已经设好,演员也已经到齐,可是你,我的小兄弟,一个人拖了整个计划的后腿。”

“末日启示。”

“是啊,而且你的小小贴心知己正是主角。Sam已经慢慢习惯了Dean即将死去的事实,而Dean也是如此,因为这必将发生。”

“Dean就是那义人,”Castiel叹息。“为什么我之前没有意识到?”

“因为你和你那小小的肉身粘得太紧了。我都快要感觉不到你了。想象一下吧,当我戏弄这些新来到镇上的猎人却发现其中有你的时候得有多惊讶。”

“这具身体的灵魂已经与我的恩典合二为一了。我为这个叫做Peter的人在死后不能归于天感到十分抱歉,但现在他的魂即是我的魂,他的身即是我的身。”

“你是怎么耍成这个小把戏的?”

“我并没有。Peter不得安息的灵魂无处可去,而他的肉体则能够与我的恩典结合。他的血脉正是为我而守备的血脉。不止如此,当我受伤的时候,我被引向Dean,而非天堂。我所知晓的就只有唯一的存在足以做到这些。”

“不,Cas。我一直都待在这里。我感受不到祂。”

“你也曾感受不到我。祂的讯息十分微弱,但祂确实在这里。像我一样,祂或许也感受到了大事即将来临。我们必须找到天父。”

“就算真的有那么一丝丝祂存在于这里的可能,再加上我也想从我在这下面干下的这堆破事儿里抽身,你又打算怎么去找祂呢?”

“Dean掌握着那护身符。”

“护身符?你是说他脖子上挂着的那块破烂?”

“我能感受到它的力量。它正是我们唯一需要的。”

“看着有点儿悬。六十亿根稻草堆里的一根针。但如果Michael跟Lucifer拼出胜负的话,安宁就会重新降临到我们一族身上。”

“需要我提醒你乐园是什么样的吗?没有争斗,没有战火,没有激动,也没有电视剧。你觉得乐园里会有A片吗?”

“可是乐园就是部A片!”

“是我们同胞认定的乐园。”

“该死的,”Gabriel咒骂。“再也没有三人行了。”

“也没有糖果。”

“好啦,服了你。尽管你家的小泥猴还是得去地狱。Lilith拿着那份契约呢。它是不可能被打破的。”

“我明白。我仍然没能想出要怎样做。我相信关键就是Ruby。她为Lilith干活,我能感受到她们之间的联系。虽然最有可能一无所获,但我人类的那部分自己会继续因为那层联系而与Sam纠缠。如果不成,我将会亲自潜入火坑,在Dean破坏封印之前将他索回。”

“上吧。小弟弟终于敢当出头鸟了。”

“请保守这个秘密。我们的一些同胞很有可能已经感受了到我们的存在。我们得继续躲起来。所以,要是你不介意的话……”

Castiel对着他们身处的这个陨坑示意。Gabriel叹口气,打了个响指。


--------------------------------------------------------------------------------


房间里的闹钟不叫了,Dean发起牢骚。

“Cas,”Dean在他身旁呻吟。“你干嘛把闹钟设得这么早?”

“这样我们就能在继续路之前去吃顿早饭了。去把Sam叫起来,收拾东西了。”

Castiel下床,然后产生了一种déjà vu的感觉,但他只是甩甩头,走去冲凉。


--------------------------------------------------------------------------------

2001

Dean和Castiel坐在旅馆里,等着Sam拿邮件回来。他们打算在这座城镇暂时安定一阵,好等Sam从高中毕业,Sam上学的时候,Dean和Castiel就在当地打打猎,以几个小时为限。Dean和Castiel都没有能够拿到高中毕业证,他们双双辍学,好在离开John之后把Sam抚养长大。这很艰难,但他们应付得来。这和John在身边没什么不同,只是没有了额外的收入。Bobby在他们愿意,并且他能帮得上忙的时候施以援手。他让他俩都拿到了GED证书,他们感激于得以接受完整的教育。

“Hey,我又从爸爸那儿收到一条信息。似乎他真的很想让我们去接手那桩banshee的案子。”

“那在两个州以外呢,”Castiel提醒他。“自从狼人那件事之后我们就没再见过他了,可是你还是在每一次他给你下发命令的时候都这么跃跃欲试。”

“他可是我爸,Cas。你还想我怎么样?”

“考虑一下你弟弟?他得毕业。Sam不能拿个GED就敷衍过去。”

“会有人死的。”

“天天都有人死。就算John不放弃也是一样。你知道他从一份活里突然抽身的原因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发现了有关那个杀死他妻子的恶魔的线索。”

“这很重要。”

“你不是跟我说过不能让狩猎占有我的全部吗?我觉得John应该接受你的建议。”

“那个杂种可是在杀人啊。”

“那John把那些人都丢下又怎么说?”

Dean托起Castiel的脸。“我总是说不赢你。”

“所以你才得靠哄骗,”Castiel说着,靠向Dean的的爱抚。

“这个?这个不是哄骗;这是让你做我想让你做的事情的软化战术。这是策略,才不是哄骗。”

Dean凑上前去,然后印上一个胜利之吻,而Sam刚好于此时破门而入。

“我考上了!我考上了!”Sam兴奋大喊。

“真的吗?”Castiel问道。

“是的!我考上了!还带全额奖学金!”

“你考上哪儿了?”Dean疑惑地问。

他们的兴奋之情在想起Dean也在房间里的时候顿时收敛了起来。Castiel把嘴唇与Dean的相抵,随后慢慢地扫过脸颊,转到他的耳边。他充满诱惑地轻轻啃咬着他的耳廓,试图在话题继续进行下去之前把Dean的注意力转移到下半身去。

“你还记得我们讨论过关于大学的事情吗?”Castiel问。“Sam想去上学。”

“然后我说不行。”

“我以为是‘不行,你得帮他申请’而不是‘不行,他不能去’。”

Dean把Castiel推开,“对不起?”

“没关系。好啦,我们应该出去吃顿好的来庆祝一下。”

“我明明不是那个意思,Cas,而且你知道得很清楚。我受够了你老是用你那套来曲解所有的事情。你不是能满足他一切要求的上帝。家有家规。”

“是的,规矩的第一条就是完全闭关锁国并且不让其他人高兴。”

“这是在说我爸爸。我不是他!”

“你现在的样子就和他如出一辙!”

“我得走了,”Sam说着,悄悄往门的方向溜去。

在Sam逃出门外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他。他们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与对方争吵上了。

“真是抱歉我想要这个家庭保持圆满啊!”Dean大嚷。

“这就是你以为你在做的事情?”Castiel怒吼。“你还记得John不肯接受我们并且打算操控我们的人生的时候的感觉吗?”

“是,那感觉撕心裂肺,但是Sam得要我们保护他!”

“他再过几个月就马上十八岁了,他要从高中毕业了。Sam不再需要过分保护。”Castiel咬住下唇。“真正的理由是什么?”

“别在我们正吵着架的时候突然一副大彻大悟的样子!”

“Dean,求你。”

“Cas,我很害怕,好吗?你开心了?我怕死了他会离开。我一生都建立在‘看好你弟弟’的基础之上而现在他就要走了我顿时茫然不知所措。我还能去保护谁?”

“你还有我。”

“我知道。我只是不能想象我的生活缺少了他。”

“你不会的。他不能被逼。如果我们让他离开,放他自由,他会回来看我们。而如果我们强迫他留下来,他就会逃走。”

“这孩子就是个死脑筋,不是吗?”

“是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得鼓励他。他会成为一个很棒的民权代理的。”

“Sam要去做律师?”

“是的,亲爱的,”Castiel在他抚摩着Dean的面颊时说。“他想要修改法律,好让我们能够结婚。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和他自己。”

“小混蛋。为啥他就得那么伟大?”

“因为你把他养育得好,Dean。你以身作则。你教他关于超级英雄保护无辜百姓的故事。是你,Dean。他想要让你做的事情,就只有支持他。”

“好吧,不过他得每天打电话回来,而且我们一个月至少要去看他一回。”

Castiel笑了。“我相信他不会有其他的选择的。”


--------------------------------------------------------------------------------

2008

最终,他们还是没能破解Dean的约束。在Dean被地狱犬撕成碎片的同时,一道光从他们与Lilith对决的屋子里爆发开来。当光熄灭,Castiel和Dean都逝去了。他们被埋在Castiel的兄弟,Jimmy家附近的树林中。Jimmy想为他们提供两块墓地,而Sam坚持他们这样做会更好。Dean与Castiel同生共死,他们也会想要长眠于一穴之中的。Sam担心公墓会不会允许他俩合葬在一口棺木当中。当葬礼结束后,他们分道扬镳。Sam继续忙于捕猎,Bobby回到南达科塔,而Jimmy留守在庞提亚克,每周为Castiel回来扫墓。

两个月过去了,Dean从坟墓中爬出来,叩响了Bobby的房门。当他确认那真的就是Dean的时候,Bobby紧紧地抱住了他。

“你是怎么?”

“我不知道。前一分钟我还-还正在被地狱犬撕裂,而紧接着我就在一个大号棺材里醒过来了。我还得自己把自己挖出来!”

“而这没有让你觉得很不对劲?”

“当然这让我觉得很不对劲!”

“我还以为你会更加不安一些。”

“关于让自己钻出地面?”

“不是,是关于Cas。他也死了。”

“死了?”世界一瞬间歪斜,Dean腿一软坐下了。“他怎么死的?”

“不清楚。心碎而死?Lilith干的?我怎么想的跟你怎么想的全都一样。Sam说那儿有道耀眼的光芒,而它消失之后,你们俩就都不在了。”

“他被埋在哪儿了?”

“跟你一起,蠢货!”

“不可能,当我醒来的时候,我是一个人躺在里面的。”

“你觉得他可能也逃出去了吗?”

“不,那样他就也得挖出一条通道。你觉得……?我是说,恶魔们之前也干过附身尸体这种事。”

“我不知道。我知道一个人可能会帮上忙。”

“Sam呢?”

“Sam并不太适应你和Castiel一齐死去的事实。我最近一次听到他的消息,他把正在把责任怪到那个女巫恶魔头上。关于她没告诉他你们的灵魂是联系在一起之类的。如果他没有把她和其他恶魔大卸八块的话我倒是会很吃惊的。”

“嗯,我相信我能找到他的。我比他自己还要了解他。我会找到他的,然后我们再来看看你说的那位朋友。”


--------------------------------------------------------------------------------

Dean找到了正在印第安纳出一个任务的的Sam。Sam在见到Dean之后如释重负。他们互相拥抱,然后兄弟俩相对尴尬,特别是当Sam试图安抚Dean关于Castiel的死,却不知道Castiel从棺木中不翼而飞的时候。在Dean提起Ruby,然后Sam承认他喝醉了,怒火中烧地用她的那把刀杀了她的时候也造成了一大窘境。他对于她没有从实招来十分恼火。如果Sam知道Castiel也会死的话,那么他就会更加努力地去寻找答案了。他只对Dean说了再见,却没来得及和Castiel告别。随后Dean说起Castiel也复活了,但是他们并不能为他定位。Sam立刻急不可耐地要去找Bobby的那位朋友。

Pamela,Bobby认识的那位非常出色的通灵师。她可以找出Castiel。他就在附近,只有几英里路程。她说他感觉起来异常强大,而好奇心操控了她。她无视了Castiel的警告,Pamela偷瞄了一眼Castiel的‘真实’形体,而她的双眼被烧毁了。这让Dean十分忧心究竟是什么附到了Castiel的身体里,因此他们匆忙动身到最近的一座谷仓中,试图召唤出那个夺走了Dean的伴侣的恶心混蛋。

当那生物闯进来时他们已经全副武装。门被甩开,一道光闪过。Bobby朝着它开枪,而Dean用刀捅了它,但完全无济于事。在Castiel身体里的生物伤心地低头看了看那把刀,然后把它拔了出来。但他并没有进行攻击,而是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最近的一张桌子上。它羞赧地微笑着,羔羊般怯怯地望向Dean的眼瞳。Dean的膝盖发软,不得不紧紧抓住Sam才能勉强支撑着,因为他知道那就是Castiel,没有任何人或生物能够模仿得了那样的神情。

“你-”Dean语塞,找不到合适的词汇。“你是什么?”

“我是主的天使。”

“你还说过它们不存在的!”

“作为人类时,我直觉地知道若是我的同族发现了这件事,他们会来将我灭口,因此我的人类人格一直护在外面,避讳触及一切关于天使的话题。我并不是有意欺瞒你的,Dean。我忘却了。我不愿想起。”

“为什么?”

Castiel垂下目光,“因为我想要和你在一起。”

“我可不保证我想跟你在一起。你烧掉了那女人的眼睛。”

“我警告过她不要试图偷窥我的真身。她置之不理。我希望我能够阻止她,但她很强,而我分了神。”

“为什么要分神?”

“为了保护Jimmy。天堂十分震怒,因为我在你打破第一个封印之前将你救了上来。在我回来找你之前我需要确保他不会接受成为一个容器。他与我的血脉相同,或许我本来应该去找的就会是他。”

“所以,你回来了。这是真的你吗?”

“是的,Dean。这就是一直并且永远的我。”

Dean再也不在意Sam是否会在他的余生中都嘲笑他像个女生一样了,他冲向Castiel,将天使紧紧拥抱在双臂中。Castiel回抱着他。Dean还记得地狱,并且还记得一道白光将他拖了出去,那让他觉得无比安心,因为他知道那是紧追着他降入了魔窟的Castiel。

“Dean,”Castiel说道。“Dean,我需要帮助。”

“尽管张口。”

“我需要你的协力。我们得找到我的父亲。”

“我以为你父亲已经不在了呢。”

“不,他还活着,Dean。我需要你来帮我寻找上帝。”

Dean拉开距离,注视着这个陪同他成长的男孩,他所深爱的男人,现在又是拯救了他的天使。Castiel回望着他,随后他们听到了房间里另外两个人的干咳声,相视而笑。

“所以说,”Sam说着。“你要去寻找上帝了吗,Dean?”

Dean颔首。“没错,而且当我们找到那混蛋之后,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他。”

开释感洗刷过Castiel,而后他拥吻着Dean。他是如此深爱Dean。Castiel衷心期盼他们最终能够觅到圣主,待到那时他将会向他们的父致谢于赠予他的厚礼。他为拥有Dean而心存感激。















WORDS | comment(0) |


<<【译文】D/C短文两篇。【SPN】 | TOP | 整理照片[Amazon限定版Star Trek蓝光BOX]>>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 TOP |

プロフィール

薬

Author:薬
06/29
巨蟹B 涂鸦睡觉零食音樂
怠惰綜合癥末期患者

-What's the favor-
Supernatural
[Dean/Castiel Sam×Dean]

Star Trek
[Kirk/Spock]
TOS/TAS:艦長種馬受主(互攻可)
XI:大副人妻受主(互攻可)
對於RPF及crossover亦有興趣

Axis Powers ヘタリア
[蘇.聯+北.歐+日.耳.曼中心
以及其他親情/家族愛
CP傾向冷.戰.組/折檻組/馬鈴薯和向日葵]
Transformers
[Skyfire×Starscream]
Vocaloid
[KAITO總受/新世界]

家庭教师Hitman Reborn
[Reborn×Lambo 澤田綱吉×白蘭]
D.Gray-man
[緹奇/庫洛斯/拉比×亞連]
Eyeshield21
[武藏/阿含×蛭魔]
[交響詩篇eureka7/OVERMAN KING GAINER/鋼之煉金術師]
Devil May Cry[Dante×Vergil]
戰国BASARA[佐助×幸村]
[太鼓の達人/Time Crisis4/応援団/逆轉裁判/ぷよぷよ/レイトン教授]
[Heroes/Merlin/NCIS/Criminal Minds/HUSTLE]

LINK FREE/no report







09.07.01起,本站LINK欄添僅應允熟人好友要求,衷心抱歉。

-Contact me-
siruphial@qq.com


中文同人志联盟よゆう入稿記憶薄同盟。
APH網路禮儀推廣



スタースクリーム同盟TF yaoi Skyfire*Starscream同盟(韩文)御苦労様でした独普同盟 スペロマ同盟 我らがロシア様同盟露普同盟
米露仏英中
★Allied Forces Union★萌えこそ正義だ!

ブログ内検索

カレンダー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小板

顔文字教室

友達&知人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蛛絲馬跡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