薬缶//愛を乗せて宇宙へ!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10/01/01 (Fri) 【译文】Georgia on My Mind【APH,露米】

标题: Georgia on My Mind/我心中的Georgia
角色: 俄罗斯/美国,英国
分级: 有一点点R级。哦呵呵呵呵。
警告: 性暗示, 只不过比起正面描写要更加接近搞笑。
提要: 美国找到俄罗斯对质。俄罗斯明显被激怒了。事情就从那时起开始失控。
原文:http://geek-chronicles.livejournal.com/2880.html
授权:有

特别感谢skyhiker君的推荐和爱斯特拉冈同志在词义方面的帮助><







大约凌晨四点,俄罗斯发现他的茶壶坏了。

这,当然,在何种情况下都是值得哀悼的一件事;今天如是,往后亦然,多么地令人灰心丧气。他才刚刚把它从上一次会议(法国的喋喋不休简直是不可忍受的折磨)上拿回来呢,他很烦躁,十分迷惑,并且显而易见地疲惫不堪,而他现在在这个世界(或许除了它本身)上最最想要的,正是一杯滚烫的,冒着蒸汽的,经典而又熟悉的热茶。

可是不行,茶壶它坏了;被打破了,或许,就在那些不经大脑的激动的沮丧中,把书架一扫而光时造成的。他一会可能还会想要再这样做一次,它自己就已经够让人心烦的了。他一边对着那些躺在地上无可挽回的摔坏的古董们怒目而视,一边把一包茶叶紧紧捂在胸口,他这样做仅仅是因为,因为这是唯一能想到不会令他的这个早上变得更糟的东西——

“喂!俄罗斯!”

几片茶叶被他抓得从包装上方的破口处散落。

“俄罗斯?俄罗斯!见鬼,俄罗斯,你躲在哪儿了?”

“办公室里。我的办公室,美国。”他喊,努力从紧咬的牙关中挤出尽可能响亮又愉快的声调。他听到脚步声一路穿过门廊(把地毯踩脏了,绝对),然后有人伴随着一声短促的推门声闯了进来,但他并没有转身,直到他确认自己的表情不至于显得太过难看。

“啊,美国,”他开口,语调渗着诚挚。“是什么让你想到要在这么……这么一个非传统的时间来拜访我了?”

美国夸张地把双臂撑在门口,来势汹汹。“你自己见鬼地知道得很清楚我来这干啥,俄罗斯。”他放下胳膊,从裤子后袋里掏出一沓纸,激动地挥舞着。“我要你解释佐治亚这是怎么一回事,马上。”

他一直笑直到脸疼。“就是这样?”

“对,没错。”美国甩着那叠该死的文件踏进他的办公室,把他们之间的距离拉近到只剩几步。俄罗斯简单地把它们从他手上抢走,笑纳了那股纯粹的憎恨。“你他妈究竟在干什么,要干什么……”

“——如果你在前几天稍微注意一下的话,”俄罗斯亲切地打断他,“你大概就会记得我已经和其他一些国家,还有你的代表,详尽地谈过,美国,我们已经达成了解决这个当务之急的共识,所以真的没有必要再——”

“——是啊,或许你跟我的上司讨论过吧,俄罗斯,”美国低吼,踮起脚尖危险地深深侵入到俄罗斯的私人空间,“但现在你得和我解释,我要这该死的回答。”

俄罗斯收紧了他紧攥着茶叶袋子的手指并且试着——并不是真心地——停止想象它们正抓着的是某人的气管。“为什么?这威胁到了你吗?”他轻柔而又危险地说。“打击了你那联合帝国的草图计划,小小的亚美利加?”他凑向前去,直到他们的额头几乎相抵,深深地看进美国正燃着怒火的眼底,他的声音现在带上了一点嘶哑。“你那些宝贵的计划都变成了废纸一张,你那愚蠢可笑的同盟,你那北约——”

美国突然停止了对视,并且重新把重心放到了脚跟上。“北约?又关北约毛事?”他迷惑地问。

俄罗斯被噎住了,眨了眨眼,然后直起身。“关北约什么事?”他重复道,不明所以。

“是啊,我就是这个意思。”

俄罗斯注视着美国的表情,希望睡眠不足还没有让他神智错乱到如此地步。“你……”他缓慢地说,大概这对他们两个都好。“你是知道政治背景乃症结所在的,对吧?”

美国嗤之以鼻。“听着,我不是来听你那些机灵鬼小小说的,伙计,我所知道的就是你必须得把你那脏兮兮的伏特加味的爪子从我的国土上给收回去。”

“……你的国土。”

“没错。”

“佐治亚。”

“对。”

俄罗斯的嘴巴张开又合上了一两次,欲语还休,他继续盯着美国,而对方那凶猛的正义表情几不可查地动摇了一下。随后,他一言不发地转身走回房间后部的办公桌,把茶包随手放到一边,拉开底下的一个抽屉,开始在里面的文档中间翻找着什么。

“美国,过来一下,请,”俄罗斯说话时并没有抬头,他继续翻动着。美国犹豫片刻,终究是照着他说的做了,但他在跨过桌子的边境时依然小心地在他俩之中保持了一段距离。

“嗯,什么事?”他问,努力让自己听上去高高在上。

俄罗斯终于找到了他一直在找的东西;他扬手把一大张纸卷儿从抽屉里取了出来,然后他把它在桌子上用双手抚平。

“你看,美国,”他开口,又深又长地吐了口气,“有两个Georgia。”

美国在他身旁怀疑地瞪着那张地图。“两个?”他重复。

“是的,两个。一个是你的另一个是我——别的。你肯定记得格鲁吉亚吧,美国。”怎么能忘呢,那个牢骚满嘴的小暴发户,他几乎就要加上这一句了,但还是努力忍住了。

“哦——噢!格鲁吉亚!”美国大笑,像他自己一样又刺眼又虚伪,令俄罗斯的牙齿格格作响。“当、当然我还记得啦!”

“啊,那就为我指出来吧,美国。”俄罗斯向平铺在他们面前的地图做了个手势,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然后美国才发现那些国家其实并没有被标上名字。

“唔,是啊,肯定的,”他犹豫不决。“好-好吧。嗯。”

“我和它接壤哦,”俄罗斯大发慈悲地提示。

“对的,对的,我知道,”美国虚张声势,凑近那张地图。他能搞定的,至少洲是肯定没错的嘛。“嗯,呃,俄罗斯是哪儿来着?”

“大的那个。最大的那个,美国。”

“真的?哈!我之前还以为那块儿是中国呢!”他真的太走运了,俄罗斯忍住了抓住他后脖颈然后把脸砸向桌面直到其中一方碎裂的冲动。“那么我觉得,唔,大致上应该是在这儿还是哪儿的,对吧?……”

俄罗斯再也受不了看着美国含混地指着哈萨克斯坦的方向了,他轻声念叨着什么,靠近美国将一条胳膊环过他背后,把住他的手。他用力地将它拖到指着正确的位置。

“那儿。那儿才是格鲁吉亚。”

美国浑身僵硬,深深明白他现在正在被人环抱着。然而把手抽回来和用胳膊肘顶俄罗斯的肚子明显都不是一个合适的外交手段(那正是他不久前被教导过要好好学习的事情),所以他把注意力都集中在手指尖指着的那一小块国家上。

“……哦,”他迟缓地说。“这么说你侵犯了它。”

“是的,”俄罗斯肯定。“是它们;而不是佐治亚州。”

“好吧。大概有点儿犯傻,真的,对不对?”美国讪笑着,试图把手拔出来。但俄罗斯坚持不放。

“美国,”他带着一丝朦胧的迷醉张口,“那你自己知道你自己的佐治亚在哪儿吗?”

“什-什么?当然知道啦!我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

“那就给我看看。”突然之间美国的手就被移向了地图上的北美洲,把他们拉得更近。

美国清了清嗓子,不确定地指着。“好吧,没问题。它就,我是说,在那儿……”

“我确信那是阿拉巴马,”俄罗斯提醒。美国因为在耳边飘忽的吐息而打了个激灵,他强颜欢笑。

“没-没错。其实我是想说,它——它是在这儿……”

“康涅狄格。康涅狄格啊,美国。”

美国再次试图抽出他的手腕,这次更用力了点。“啊,谁在乎呢,俄罗斯,只要它还在我身上就没关——”

他的句子由于俄罗斯扑向前将桌面一扫而空而被打断了。接着,随着一声低吼,时间仿佛又回到了几十年前,美国被他狠狠按倒在桌面上,牢牢地钉着并且笼罩着。

“当然有关系,你这趾高气扬又盛气凌人的蠢货,”他咆哮,用双手摇晃着美国的肩膀。“以为我入侵了你的领土就已经够蠢了,结果你居然连它在哪儿都不知道?你怎么能——”他顿住了,然后表情突然变得和缓,一个笑容逐渐浮现出来,就跟他之前的威慑面孔一般糟糕。

美国瑟缩了一下,仰躺在办公桌上瞪着他。“俄罗斯,不管你他妈在动什么脑筋,你都得知道紧放开我才是——”最后几个词变成了一声压抑的抽气,彼时俄罗斯正低下头,用前所未有的温柔,啃咬着他的肩颈之交。

“只是缺乏实践罢了,美国,”他柔声说道,“不知道自身的地理状况。”啃咬转化成了亲吻;美国扭动着。“为什么不设想一下,要是我决定侵犯你,你又要如何才能在不知道正确地点的情况下来设置阻挡我的进犯呢?在攻击到佐治亚的时候要叫我停下来哦。”他补充道,继续转向锁骨。

美国艰难地挤出字。“俄-俄罗斯。这不。不。唔。”

“啊,你说的没错,”俄罗斯轻声细语,但并没有抬头。“这儿附近一定是西北部,对不对?俄勒冈,大概,或者是爱达荷。”他的手从美国的肩膀上游移到衣领,开始解开纽扣,一路的畅通无阻令他十分满意。“来瞧瞧,接下来是……”美国的胸膛深深地起伏着;他品尝着这无序的动作,随后又往右下去了一点点,继续用齿舌交替着爱抚他。“后中西部,我猜。密歇根,伊利诺伊。你知道吗,美国,人们管你的中西部叫做国之心脏(Heartland)?”

“你个杂种,”美国回答,声音摇摇欲坠。他的手指抠着桌子的边沿,因挫折而心慌意乱。

“可是不,不是,地方还是不对,是吗,”俄罗斯继续下去,置之不理。美国衬衫的最后一颗纽扣在他指间分崩离析,然后他把布料拨开两边,露出下方的肌肤。“大平原,”他喃喃低语,用一根手指划出道向下的通路。“内布拉斯加,堪萨斯,俄克拉荷马。这么容易被遗忘,一片大草原,是啊。”他对着美国肚脐周围的某处说道,而美国发现他有种冲动想要用手指抓进俄罗斯的头发。“可它们还是很重要,当然啦。说到底,我们会怎么样呢,要是没有一个强劲的凝聚中心的话?”他重新望向美国的脸庞,带着一种猎食者的微笑。“但佐治亚是个南方州呢,美国。”

他很高兴他选择这个时机抬头往上看,因为他的双手刚刚开始往下挪动,美国就发起进攻,从桌子上撑起自己,用一套非常拙劣的格斗技把俄罗斯推开。他们俩双双摔到了地上,随后立即在俄罗斯办公室中铺设的地毯上展开了一场争夺支配权的乱战。有一刻美国差不多要成功了,他把俄罗斯的手腕禁锢在头顶上方,然后展开了一个洋洋得意的笑容,可俄罗斯用一个头槌把他的对手撞晕,打断了接下来即将发表的冗长演说。他没有浪费取得优势后的一分一秒,所以美国再次横躺于他的身下。

“你太自以为是了,”美国垂死挣扎,徒劳地挣扎着试图把俄罗斯推开,重新占领高地。“这不会——你永远不能——”

“谁能阻止我呢,还是说,加拿大?”俄罗斯在他头上戏谑着。“不过确实我得先从他那过呢。”他取下美国的眼镜(在刚刚的扭打中被碰歪了),玩笑般地捏了捏他的鼻子。“那么你就得好好记住我是不能不被放在眼里的,美国。现在把你的屁股抬高点;我要解开你的圣经带*啰。”

“上帝啊,快给我住嘴。”

“你清楚的,美国,”他的声音压过了金属碰撞的轻微的玎玲声,“我是不会特别精通那些关于你的所有术语的。比如这个,”——一道突如其来的织物摩擦声响——“确切来说,应当是‘正南方’?那里究竟是有着一道特别明确的分界线呢,还是……?”

“嘎啊!俄-俄罗斯!”

“怎么了,美国?”

“俄罗斯。俄罗斯,我觉得你刚刚抓到的是佛罗里达。”

“啊!你瞧,孺子可教嘛!”

- - -

几天之后,英国顺道过来拜访,然后发现俄罗斯正很难得地兴致盎然地坐在办公桌后,批阅着几份文件,高高兴兴地在上面签名。

“早上好,英国!”他欢快地迎接,做了个友好的邀请手势邀他过来。“请坐吧!要来点茶吗?”

“早上好,俄罗斯。哦不用了,谢谢,”英国回答,小心地在一把椅子上坐下。“呃,俄罗斯。我今天早上和美国聊了一会儿,他说他之前来见过你……”

“恐怕这里只有电水壶了,”俄罗斯自说自话,捧起自己的那杯茶,“不是很经典了。不过也能凑合,我必须得说。”

“是的,可是俄罗斯……”

“旧的那个坏掉了,你看,多么令人惋惜啊。它那么漂亮,十九世纪手工艺人的巅峰之作……”

“俄罗斯。”

“什么,英国?”

“俄罗斯,为什么美国的脖子上会有那些印记?”

俄罗斯小小啜饮了一口,然后透过他的杯子沿口快活地打量着英国。最后,他终于放下茶杯,在桌子上交叠双手。

“我之前达成了一个绥靖政策。”

“是-是吗?”英国半信半疑。

“是啊。”俄罗斯笑得波澜不惊。“我俩起了一点分歧,美国跟我,不过我们在事情变得复杂之前搞定了和平磋商的事儿。我只是觉得留下一点点……我的纪念品会让他再来胡搅蛮缠之前多考虑考虑。”

“哦。当然了。”英国有几分茫然地盯了俄罗斯一小会儿。“俄罗斯,”他最后终于开口,“你不觉得我们的关系已经比几年前和缓了一些吗?”

“我说不好,”俄罗斯诡秘地回复,重新端起他的茶杯。“我觉得那应该取决于我们全体。不过你确定真的不要来点茶吗?”他说着,在英国还未来得及回答之前便倒了些进去。“很令人心旷神怡的。”

“对,心旷神怡,听起来不错,”英国魂不守舍地挥挥手,说。在俄罗斯心不在焉地哼着歌为他自己泡茶时,他叹了口气。

看起来,这又是一个安静平和的新百年的开始呢。


---
作者笔记:在我看来,我觉得“圣经带”的双关要比佛罗里达的那个更好笑。

*:百度百科告诉我们,“圣经带(Bible Belt)是指美国南部部份州份的别名。这些州份的民风非常保守,对宗教非常狂热。”同时belt亦有“腰带”之释义。


WORDS | comment(2) |


<<冬天要吃肉 | TOP | 露醬生日快樂(圖文無關)>>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呼哈我去回帖了 這裡也來留言XD
在這裡開始校對一下關於“几片茶叶被他抓得从包装上方的破口处散落。“
大概這句話應該是“幾片茶葉從他抓緊的包裝袋上方開口處散落”?

還有你那精闢的中文式翻譯真有愛
例如sth乃sth、孺子可教也。
我……我請求給阿美莉卡當地理課老師順帶上下其手而摸之?

話説露西亞要進攻(?)阿美莉卡先得經過馬修那段
我有種“想要娶我女兒得先過我這關!(燃燒)”的錯覺
雖然我知道此經過非彼經過…………

最後的眉毛你是來做的?大英帝國的氣勢哪兒去了?
敢情不是來興師問罪而是來聽詳細經過的吧?變態變態! ^q^

2010/01/02 13:42 | 小井 [ 編集 ]


 

XD
as he squeezed...我觉得这大概是说明他在听了阿梅叫他之后无意识地收紧了手指的力度这样
我主要是想要突出这个动作发生的场合所以才这样遣词:D
其实我一开始也是想的这句,但是推敲了一下之后还是选择了上面的写法,如果是仅仅是“抓紧的”似乎就好像只是一个形容词,就有点平淡了,没办法体现出那种时间上的流动感这样
我喜欢口语化的翻译呀^q^

给阿梅当地理老师还要顺便当医学教师吧XDDD
这傻帽……不过确实五十来个地方一一记住是有点难度囧
中国就二十二个省我还有好几个说不准确切位置的呢(惭愧

不要小看马修哦马修很厉害的XDDD
不发威就当他熊二郎可要不得(……

同意眉毛不是来兴师问罪而是来听详细过程XDDD!

2010/01/02 15:42 | 药 [ 編集 ]


| TOP |

プロフィール

薬

Author:薬
06/29
巨蟹B 涂鸦睡觉零食音樂
怠惰綜合癥末期患者

-What's the favor-
Supernatural
[Dean/Castiel Sam×Dean]

Star Trek
[Kirk/Spock]
TOS/TAS:艦長種馬受主(互攻可)
XI:大副人妻受主(互攻可)
對於RPF及crossover亦有興趣

Axis Powers ヘタリア
[蘇.聯+北.歐+日.耳.曼中心
以及其他親情/家族愛
CP傾向冷.戰.組/折檻組/馬鈴薯和向日葵]
Transformers
[Skyfire×Starscream]
Vocaloid
[KAITO總受/新世界]

家庭教师Hitman Reborn
[Reborn×Lambo 澤田綱吉×白蘭]
D.Gray-man
[緹奇/庫洛斯/拉比×亞連]
Eyeshield21
[武藏/阿含×蛭魔]
[交響詩篇eureka7/OVERMAN KING GAINER/鋼之煉金術師]
Devil May Cry[Dante×Vergil]
戰国BASARA[佐助×幸村]
[太鼓の達人/Time Crisis4/応援団/逆轉裁判/ぷよぷよ/レイトン教授]
[Heroes/Merlin/NCIS/Criminal Minds/HUSTLE]

LINK FREE/no report







09.07.01起,本站LINK欄添僅應允熟人好友要求,衷心抱歉。

-Contact me-
siruphial@qq.com


中文同人志联盟よゆう入稿記憶薄同盟。
APH網路禮儀推廣



スタースクリーム同盟TF yaoi Skyfire*Starscream同盟(韩文)御苦労様でした独普同盟 スペロマ同盟 我らがロシア様同盟露普同盟
米露仏英中
★Allied Forces Union★萌えこそ正義だ!

ブログ内検索

カレンダー

05 | 2017/06 | 07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小板

顔文字教室

友達&知人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蛛絲馬跡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