薬缶//愛を乗せて宇宙へ!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10/03/22 (Mon) 【译文】Has Finally Found Me(24日完结)

总算恢复更新了,从下章开始为了追求速度我带进了更多自己的风格。与前文可能会有落差,请多包涵。

前文在此:http://siruphial.blog108.fc2.com/blog-entry-346.html


标题:has finally found me
作者:Asrai(asrai99)
提要:“只有一个小小的条件。”
配对:Dean/Castiel


篇幅长,打开来看吧




~~~


“他想知道什么是爱?”



“对。”



“然后他想你演示给他看?”



“闭嘴,Sammy。”



Dean专心致志地盯着他的咖啡就好像要把自己淹死在里面一样。他并不知道这是否可行,实实在在地把自己淹死在一杯咖啡中。这似乎并不是什么能够光宗耀祖的事情,但二选一的另一条选择是活下去并且,对,展示给Castiel看什么是爱,用一种不包括妓院和搭讪的方式。



Dean、绝体绝命。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不来问你,”他说道。“你才是那种风花雪月的小白脸不是吗?你看,你还吃沙拉呢。”



“沙拉并不会帮助你更了解女人心,”Sam指出。



“重点不在这里!”



“那你为啥不拒绝?”



“你试过对Cas说不吗?他会歪着头,用受伤的小狗眼神望你!”



“可那时他是透明的呀。”



“那又如何?我感觉得到!”



“是啊。”



Sam充满优越感地开始吃起他的薄饼,淋上枫糖浆然后切成规规矩矩的三角形。作为一个在五年内没睡过除了狼人女和恶魔以外的家伙来说,看着一个情场老手老哥遭受着痛苦折磨,他有些过于幸灾乐祸了。



“好吧,”Dean发话。“你得帮帮我。Cas说他今晚会过来。”



“你想让我出去散步?”



“什么?不是!”



“喔,可他说他想你展示给他看。”Sam充满暗示意味地扬扬眉毛,却没能奏效。



“不,兄弟。我要去借点言情片,大概再买一两本那种杂志,啥来着,Cosmo?女人们不都爱看这类玩意吗?”



“我不觉得这是个好点子,Dean、”



“你有更好的主意吗?”



Sam狡猾地克制住了回嘴的欲望,继续把注意力集中在他剩下的早饭上。



叛徒。



~~~


“嘿,Cas。很高兴见到你,呃,来了。”



Sam越过他的笔记本电脑哼了一声,Dean向他投了一记“你这无情小子就等着遭报复吧”的眼神。



Cas裸着,一如既往,在他穿上Dean为他留好的牛仔裤和T恤衫的时候Dean始终盯着天使身后的某个遥远的地方。他是绝对不会和一个隐形的天使或者一个天体男一起看真爱至上或者其他的什么狗屁玩意的。



因为那样会尴尬至死、



“我想我们应该可以开始看电影了。”



“电影,”Castiel复述,舌头努力描绘着这个词,好像他从来未曾说过。仔细想想,他可能还真没有。



“对,你知道。示范……之类的。”



“我知道什么叫不轨行为,Dean。”



“这次不是AV!天!”



“我只是以你平时的观影爱好来做出推断的。”



“知根知底啊,”Sam评论。“你知道,纯比喻。”



Dean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在发热,从胸口到脸。仅仅是脱毛膏和强力胶已经不足道了,因为Dean的报复?将会是史诗级的。



他选这部电影只是因为它的标题中有个“爱”字,他觉得再差应该也差不到哪去,是吧?在开始放映十分钟后他就想要杀了自己,再没有比在七月当中看一部圣诞电影更烂的事了,而且还是一部充斥着傻不愣登的英国佬,男主角看起来像是刚刚跟小姐在车里来了一发。



Cas可能在看完这部垃圾之后,再也不会觉得一桩喜事可以通过上床以外的正常社交手段来促成的了。



Castiel在看电影的过程中始终未发一言,甚至在Dean开始难耐地在他身边动来动去的时候。他现在必须来瓶啤酒,因为片子里的小妞们辣到冒烟,缩在角落里假装研究什么有关于爱情的文献的Sam还一直作怪声。



Sam是个混球,Dean必须得把自己灌醉才行。



他觉得Dean肯定为了选了这破玩意而后悔莫及,因为在上片尾字幕的时候Dean一动不动地坐在电视机前。Castiel则是一直保持着他本来的姿势没有动,尴尬就如同一张铺在两人之间的粗糙羊毛毯。



最终Sam决定发一下慈悲。“那么,”他欢快地开腔。“真是太有启发了,对不?”



“Claudia Schiffer是谁?”Castiel问。



“国模特。金发碧眼,极度惹火。而且已婚。”



“可是Daniel钟意她。”



“其实也不是,”Dean解释。“你看,他只是觉得她很火辣,仅此而已。”



“所以他并不爱她。”



“……对。”



“我不能理解。”Castiel对着电视机皱眉,就好像这样就能把它窝藏其中的真相挖掘出来一样。



“还有首相大人呢?为什么他觉得Natalie大腿的尺寸会和将来的幸福有关系?”



就在此刻,Sam开始假装咳嗽并且躲进了洗手间以便为他的幸灾乐祸找个出路。



脱毛剂和超能胶将会是Sam最不需要担心的了。






“我真的十分感激你为我做了这些,Dean。”



“Yeah,哦,别放在心上。最近正巧没什么活儿,所以我们也没别的什么活动了。”



“恶魔的活动呢?”



“Bobby说没有。”



“很高兴听到这个消息。”



Castiel并不经常对Dean微笑,不过他有着很不错的表示满意的歪头技巧。这偶尔会让Dean想起他并没有听到Cas笑出声过。他不知道这是由于Castiel缺乏这个特别人类的表示快乐情感的能力,还是因为到目前为止他所做的事情都没能让天使达到笑点。



“那么,”Dean说。“我今天让Sammy出门去买些杂志了。或许你能从那上面学到些什么。女生们似乎都受益匪浅。”



“为什么是Sam去买?”



“因为他是个大姑娘。”



Castiel比他先伸出手去拿放在桌上的杂志,《大都会》,《时尚》还有《OK!》,光鲜亮丽地摆成一排。他试着戳了戳它们,就好像他害怕拿起它们之后就会在他面前瞬间爆炸一样。考虑到Castiel身为一名主的天使而Cosmo的封面上那堂而皇之的揭露提升口交技巧的小秘密,Dean也不敢打包票说它们就不会。



“我该怎么做?”Castiel问道。



Dean耸肩。“读读看?我不知道,伙计,很明显这些就像是教你读懂女人的导航手册,我觉着要是你想要搞明白她们为啥恋爱就可以从这入手。”



“谢谢你,Dean。”



Castiel忠于职守地翻开了大都会开始聚精会神地读,以他那副常见的宣告Dean和/或Sam的死刑宣判的模样。起初,Dean就只是望着他:Castiel正襟危坐,手放在台面上,视线紧盯着他面前的页面。他不像Dean常干的一样把脚翘起来放上桌面;也没有像Sammy一样假装并没有看烦似的用右手撑着脑袋。他也没有揉鼻子,或者眨眼眨得太快,再或者拨弄头发。过了一会Dean弄明白他是在替Castiel坐立不安呢。



或许他应当跟Sammy一起去搞点钱,因为那些杂志肯定很贵。



“Dean?”



“嗯?”



“这里有个小测验。我想可能会有帮助。”



“讲啥的?”



“‘你是真的坠入爱河还是巧取豪夺?’”Castiel大声地念出来。



Dean对这句话的厌恶清楚无疑地表露出来,让他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了,马上爆发了一阵咳嗽。



“OK,”他喘息着说道。“那你要做这测试吗?还怎样?”



“我不清楚。我想也许你可以回答这些问题。”



“但我并没有谈恋爱啊!”



“喔,那你大概就是就是用逼迫的了。”



Castiel很明显实在是太过于咬文嚼字了。然后Dean想起他答应过要帮助这家伙的,而他可不是一个食言而肥的人。



“那就来吧。”



要是Castiel戴了眼镜的话,他现在就会把它从鼻梁上推上去,就在他对着他面前正在读的那页皱起眉头的时候。



“哪样让你觉得更不爽:独自一人还是跟一个你不是特别情投意合的男人约会?A 独自一人。B 跟人约会。”



哦,这挺简单,既然Dean还没遇到过一个女孩跟他完全情投意合。还有,他不搞约会,不过--如果你执意要把“约会”等同于“脱光躺平”的话,反正结果都一样。



“跟人约会,”他不假思索地回答,然后纠正道。“或者,你知道,跟小妞睡觉。随便啦。”



“当人们说,‘嘿,白马王子干的如何?’时,你会:A 害羞脸红起冲动 B 转换话题。“


“噢,拜托!害羞脸红?”



“我不知道什么叫起冲动。”Castiel说。



“那就最好别知道。还有,yeah,选B,我觉得。”



然后他们一直做着测验。Dean发现他一直是在沿着他假设的一个完全不同的脚本前行,比如他一直引以为豪的鸡尾酒会上的完美先生之类的——对,没错——然后一部分的他开始悄悄怀疑起Castiel是不是偷偷在他不知道的时候长了些幽默感,并且在看着Dean在遭受他从未经历过的恋爱折磨中获取快感。



Castiel在算结果时花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只为了最后一句话,“大都会话你知,宝贝,有些比钻石更珍贵的东西:纯洁无暇的爱。”



“宝贝?”



“杂志上是这么说的,”Castiel确认道。“你在做这测验的时候会想到谁?”



“谁也没有!这只是个小测验而已!还有,我们以后坚决不能提起这事儿。”



“如果你希望如此的话,虽然我并不认为相爱并不令人羞愧。”



“哦,我才没羞愧。还有你忘了一点,就是这个小练习是帮你体验女生是怎么恋爱的。你明白,所以你就可以继续完成你的工作而不会又被天堂扫地出门了。”



“我需要承认自己观察力的粗疏。女性们似乎热衷于关注一些被称作名流的人们的隐私,如何减轻体重以及穿戴打扮跟随时尚。追寻爱情似乎被当做是某种竞争,并且取决于你唇膏的涂法或者头发的长度。”



“上道了吧。”Dean说道。



“但究竟何为爱情?”Castiel发问,他们又回到了起点。



~~~



“那就让我们开门见山,”Bobby说着,倒了一大杯威士忌。“Castiel现在是个丘比特,不能回到本来的职位上去,就是因为他不懂爱是什么?”



“对,差不多。我是说,一句话概括的话。”



“噢,无意冒犯,可是你在这想让我做些什么呢?”



Sam对于要在此时此地将他们的计划和盘托出有些微的犹豫。这或许跟Bobby曾经用一把霰弹枪恐吓过他们的父亲、并且这房子里有着一座令人印象深刻的军火库有关。



“我们觉得或许你能够……教导他?”



Sam的声音才没有迟疑呢。从来不会。



“教他什么?”



“你知道的。”Dean露出一个惯常适用于向师奶们请求帮助的无害微笑。



“有话快说,小子!”



“我们想让你跟Cas探讨一下爱情观,可以了吧?”



Bobby并没有马上回答,Dean在此期间认真考虑过逃跑。无论是不是坐在轮椅里面,Bobby依旧有足够的威严,而Sam也在频频回首大门口。



“爱情。”



“对的。”



“有理由能解释为什么你们俩小孩不来干这个吗?”



“要是可以的话我们早就做了!”Dean说。



“让他看A片可不算数。”



“我本打算把那个当做替补的,”Dean承认。“可是我们觉得,你结过婚,所以你比我们经验丰富。而且说实在的,Cas在这种场合下需要尽可能多的帮助。”



“为何这对你们如此重要?”Bobby发问,根据他的神色判断Dean认为他绝对言外有物。



“他来请求我的帮助,”他回答道。“对于一个差点被Lucifer扯烂翅膀却死里逃生的家伙来说,仅仅是由于他在天使学校里没有认真学习‘人类感情101式’这一课就被踢出天堂,是件挺糟心的事儿吧,对不对?”



“没错,”Bobby表示赞同。“然后你跟Sam都是无情无义的木头人,所以对此束手无策。”



“才不呢,”Dean顶嘴,在他看见他弟弟的胸膛表示抗议地挺起来时踢了他的小腿一脚。“不过要是他能从更多角度学习的话效果一定会更好的。”



Bobby看起来并不赞同,他举杯将威士忌一饮而尽。然后皱眉,耸肩。



“不管了,”他最后说。“反正对我现在这样来说也算是能找点乐子。”



“你真的觉得这是个好办法吗?”过了一会Sam询问Dean,他们走出屋外,在Castiel和Bobby进行钻研的时候无聊地打发着时间。



包围着他们的空气因热浪而颤抖着,远处的地平线看起来几乎要模糊在天空中。Dean找到几个旧罐头,把它们在一个围桩上垒好,好像他们又变回了十几岁的小男孩,把它们射着玩,还管这个叫“练习”。他们很多年都没有这么玩过了,像这样仅仅是兄弟二人。时间流逝的证据就是他们再也不会射失,因为他们都学会了这是无法承担的后果。



Dean瞄准,体验着熟悉的身心渐渐沉静下来专注于射击的感觉。只剩下最后一个靶子了,一个健怡可乐的瘪罐子。他恰恰好击中正中央,让它从栅栏上飞起来。它落在几英尺远的地方,激起一片烟尘,Dean举起双臂欢庆胜利。



他坐在Sammy身旁一片旧车的阴影当中,痛快地灌了一口奖励给自己的啤酒。



“我不知道啊,伙计,”他终于开口。“我觉得总该不会有损失的嘛。”



“那你觉得要是Cas到最后都没明白的话会怎么样?”



“他会懂的,”Dean说着,然后重复。“他会的,Sammy。不然我就揍他。”



Sam拿过Dean的啤酒瓶,把它干了个底朝天。Dean想要抗议,但这热天让他懒懒的,舒服得不想开始一场会让他满身沙土的扭打。



“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够靠暴力解决的,你心里清楚。”他说道。



“那又如何?他只是需要一点感情方面的启迪,就是这样。我是说,你看,Cas连在天时地利人和都全的情况下都是那个死性。你也听他说了,他爱他兄弟的方式很明显‘不像那样’,这也挺容易理解的,毕竟他的兄弟们基本都是些混球,还试图杀了咱俩。Bobby会教给他的,让他好好思考思考。”



尽管Dean的理论设想如此美好,里面还是有一些可悲的漏洞:一小时之后,Castiel从房子里走出来,穿着Bobby的裤子和退色的伐木工人夹克,以及一顶怪异到极点的棒球帽。他通知他们,刚刚和Bobby的谈话十分具有启发意义,以及在最终谈及他妻子的死亡时,他的感情宣泄必须以大量的酒精来缓解。在出来之前,Bobby跟Castiel说,告诉Dean及Sam,叫他俩快滚得远远的,不然给他看到一定打死他们。



Dean和Sam都像父亲一样敬爱Bobby,但在这种场面下他们都觉得战略撤退是一项最为妥当的行动。



“那你觉得你现在掌握到窍门了?”Sam问Cas。“从Bobby的帮助中有学到什么啦?”



“这对于Bobby来说是一次有益的体验,”Castiel回复道。“他需要正视一直困扰他的痛失所爱的心结。”



三天后Castiel突然又蹦出来告诉他们,他最近那个牵红线的任务里,男女双方在见到对方之后立刻就哭个没完,因为他们觉得最终将会来临的永别实在是太难以承受了。为了避免遭受这注定的痛苦,遵循着“无始即无终”的格言,那年轻人转头就出家了。而姑娘呢,则开始写诗。



而且Cas这样搞居然还不止一次。



天下大乱。



~~~



又过去了三个多星期。



Castiel开始隔一天出现一次,令他们掌握他任务的最新动向,并且通常伴随着走失的小狗模样。


并不是Dean和Sam对他没有同情心,他们有的,但是直到目前为止他们试图帮助他的尝试都是徒劳无功。抱着垂死挣扎的心态,Sam开始上网找,因为要是连维基也说不知道的话,那就没人能救他了。Castiel知道的就是爱是一样特殊的难以精确描述的事物,相较于其他感情更为明显,例如恋物癖就是对物件产生的性冲动。



与此同时,Sam终于在美国版图内为他们找到了一桩暌违数周之久的案子。只是个幽灵,还是远超Dean想像的平淡无奇(“有奇怪的声音吗?或者闪烁不定的灯光?”——“OMG你是怎么知道的?”)除却那个被抛弃的前夫被砌进这房子里死得透透的还变成了半透明,直接穿过门把Sam撞了个透心凉。



在料理了那混蛋以后,Dean把Sam拽进Impala直接驶回了旅馆。在Dean终于放开不再继续勒死他而把他丢在床上之后Sam终于开始恢复知觉了。



“嘿,”Sam粗哑着嗓子。“怎么啦?”



“看来灰飞烟灭先生对你勾引他太太的行为不是很宽宏大量呀,伙计。”



“她还好吗?”



永远不顾自己身上可能还潜伏着脑震荡和刺伤的隐患,Sam对受害者的关心永远是第一位的。



“当然,”Dean告诉他。“被她的精神病前夫吓个半死,很明显连死亡也没有把他们分开,除此之外她一切都好,不像你。”



“哥,我感觉我就像被台卡车碾过去了。”



“有骨折吗?”



“我认为没有。”



“那就让我们来清理一下吧。”



“我有打扰到什么吗?”Castiel在他从空气中浮现落在电视前面的时候问道。一如既往,他的手指本能地颤抖着想要给他俩来一个标准的见面礼,但他现在已经知道不论是Sam还是Dean都对熊抱敬谢不敏。



通常说来Dean都会表情夸张地要Castiel去穿上衣服。可是今天他只是扬起手打了个招呼,随后继续专注于帮Sam剔出木刺,手掌以及右边腮帮,算他走运,在这个糟糕的案子里面那木门爆裂开的时候他没有丢掉一只眼睛。



“嗨Cas,”Sam说,眼睛半眯仰躺在床上。



“出了什么事?”



“只是一次狩猎。幽灵。并不是很想去的——嗷!”



“别动,”Dean命令。“继续说话,Sammy。不想在你的漂亮脸蛋上留疤吧,嗯?”



Dean小心翼翼地用镊子把木刺拔出来并且为伤口消毒。他已经开过关于Sam小白脸的玩笑了——因为他弟的表情蠢死了,大家都知道——但他并不想要它受伤感染,因为这样Sam肯定会牢骚发个不停哼哼个没完,那可就太糟心了。



接下来轮到Sammy的手掌。考虑到它们俩都有铁锹那么大,他花了一会儿才把它们都清理干净。他最后在Sam的肩膀上拍了一下,然后走到柜子前面给自己倒了两杯喝的。



“来一杯吗,Cas?”他问、



“不,谢谢你,”天使回答道,仍旧杵在电视机前面,就好像在等候命令一样。



“那我就来两杯了。”Dean将两杯同时仰头干了,招来了Sam的抗议。“喂!”



“你不能碰酒精,Sammy,”Dean拒绝。“虽然我并不觉得你有脑震荡,但还是不要挑战运气为佳。真的,这是为你好。”



他咧嘴一笑,在他老弟愤懑的目光中又多喝了一杯。



“谢谢你帮我包扎啦,总之,”Sam说道,重新躺回到床上闭起眼睛。“我觉得我要睡一会儿了。”



他话音刚落就立刻追随睡梦而去,甚至连夹克和靴子都没脱。Dean帮他脱掉靴子,出于某种乐善好施的思想,他甚至把他自己的毯子拿给Sammy盖上。总之不能让他感冒。



“坐吧,伙计。”他招呼Castiel。



“我应该走了,”Castiel说。“我的上级要找我谈话。”



“你没惹出乱子吧?”Dean问道,带有一丝担忧。他对Castiel上级组成的了解就只有一个。那就是Zachariah这个老混球,要是Cas的“实习”负责人像他一样,那他势必会找到些新玩法来惩罚Castiel的希望和失败。



“我认为没有,”Castiel说道,Dean如释重负地长吁一口气。“我今晚来见你是因为我有一个疑问。”



“哦?是什么?”



“不要紧了。”Cas的眼角隐约有几道笑纹,就好像他正在试图微笑,而他并不知道具体要怎样做。“你已经作出了回答。”



“Cas?”



可是Castiel已经走了,把Dean留在一个睡得死死的弟弟和半瓶Jim Beam身旁。他还十分确定今晚是新一集Dr. Sexy M.D.的播出日。



唔。



反正比这更糟的也不是没有。



~~~



“我订了个位子,”某天早上在曼哈顿,Sam如是说。



“唰(啥)?”Dean含着牙刷问。



“一个预约,”Sam回答。“一个餐馆的预约,今晚,八点。”



Dean漱口然后吐掉泡沫,从洗手间的镜子里望向Sam。他的弟弟正站在他背后准备刮胡子,这让Dean想起他第一次教他用剃刀的时候,而Sam不得不用尽一卷厕纸把脸包起来才不会流血流到死。



美好时光啊。



“是给你和Cas订的,”Sam阐释。“这地方目前正是城里热门的约会场所。你们再也不会找到任何一个其他地方能同时塞满这么多幸福情侣了。我想Castiel再做最后一单他的任务就结束了,懂吗?”



“所以就让我们单刀直入,”Dean慢慢地说。“你在一个情侣专用的拜金消费场所定了位,还打算指望我跟Cas一起去?而且还是,呃,像情侣一样去?”



“不!但他不能独自前往,那会很奇怪的。”



“他可以用他的天使隐身术,这样就没有那些,你晓得,关于吃吃喝喝的尴尬了。”



“那就是说你不想去啰?”



“这跟那个在博物馆里冲你搔首弄姿的小妞有关系,对不?”



“才没!”



“她给你她的电话了?”



“神啊,Dean!”、



“给了没?”



“给了,”Sam坦白。“她给我了,好吗?我们今晚有个约会。”



“所以你要去谈情说爱啰?我才不要照你安排那样来个双重约会呢。”



“如果我让你也去的话你会把她吓坏的!”



“可不是呢,要是她不够辣的话。我的Sammy只配享用顶级货色。”


“是啦,多谢,”Sam说完就把Dean撵出了盥洗室,甩上门好安安静静地执行他的刮胡子仪式。



Dean自个傻乐了一小会——他的书呆子兄弟要去约会啦——然后他转身砸门大吼,“bitch!”



还是面子最重要。



Dean心知肚明在今晚之后他的形象能不能保住就很难说了,因为每当跟Castiel有关,他犯的傻可谓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这就是为啥他眼下正套着不舒服的西装坐在不舒适的椅子上,在对面Cas的凝视里陷入一片不自在的沉默。Castiel穿的是Dean的另一套西服——有些微妙的松松垮垮,还好这个地方的灯光十分暧昧,而且Dean也不在乎这个,对不对?走运的是他们身处曼哈顿而不是田纳西或者别的什么,招待甚至没有多看他们一眼,留意到Cas好奇的眼光和Dean尴尬的微笑,迅速把他俩当做进行第一次约会的顾客,端了两杯开胃香槟酒到他们的桌前。



这是个有开胃香槟酒和全法文菜单的地方。Dean突然很高兴他们这次小小文明之旅的账单是由Sam的信用卡来付的。



以及,鉴于他已经把他老哥送去和一个临时丘比特扮约会家家酒,Sam最好今晚就把事情搞定。



“这没有必要,Dean。”Cas终于开口,Dean正边瞄着酒水单边盘算要是叫上一杯啤酒他会不会败了这地方的雅兴。



“当然有,”Dean说。“看看你周围,这地方出双入对。据Sam所言,这里正是罗曼史的聚集地,你需要的就是这个,对不对?”



“Sam知道?”



“伙计,是Sam订的桌子。当然啦,他今晚有点忙,所以他大概是不想我去叨扰他。”



“Sam对你十分用心,”Castiel评论。“反之亦然。”



“他是我弟。”Dean说这句就已经足够。世上再没有别的能超越这个了;Sam或者其他的什么人都没办法反驳。这就是一切。



侍者来到桌子跟前为他们点单,在Dean来得及说出一个字之前,Castiel抬起头,对着侍者微笑。“请给我来一杯水,而他需要啤酒。”



“啤酒?”Dean在侍者离开后立刻发问。“你对我用了读心术吗?”



“我估测这是你最有可能的选择。”



“那你知道我接下来要点些什么吗?”



“牛排,”Castiel迅速反应。“考虑到你对红肉的偏好而菜单上似乎并没有汉堡提供,你会点一份三成熟牛排。”



“见鬼,你真棒,”Dean赞叹。“我猜猜,你会点……空气?”



“我会跟你点的一样,”Cas说着,又笑了。



Cas打从何时起学会这样完全洋溢的微笑?以及,为何他终究开始露出笑颜?说真的,他还有一天去让某些人或者任何人相爱,而就他目前的战绩来看,机会依旧渺茫。



但,依然,只要Castiel开心,Dean就开心。他告诫自己不要再担心这些破玩意了,只要专心享受这餐饭,因为这比他吃过的都要更接近家的味道,尽管是法国菜并且还有点gay。



Castiel就只是在戳弄着他的食物,东咬一口西咬一口,考虑到他其实并不需要进食,这可以解释得通。他有大把的时机去观察遍布在餐厅各处的情人们。有一对情侣坐得离他们很近,男方握着她的右手,女孩子卷着一绺头发,几乎要打翻她面前的酒杯。如果Dean要来赞赏些甜蜜时刻的话他肯定会选择这对,但他现在只希望Castiel能好好观察一下他们好为将来做准备。



另一边厢,有一对女女档坐在桌子另一头。她们的脸庞被一支蜡烛所照亮,因为忙于注视对方而几乎没有对正在享用的食物投去视线。Dean经常光顾的那些地方并不是十分能让蕾丝边们昂首挺胸地出柜来,除非她们想要接到一大把3P请求,但这里这些伴侣们就如同Dean和Castiel一样和谐。其中一位有一点点像Cassie,她的发型。让Dean不禁想象着她现在正在做些什么。



他已经有很久没有想起过Cassie了。



“那么,在这结束之后你会去做什么?”Dean问道。



“这?”



“扮演丘比特这码戏。”



“我并不清楚,”Castiel坦承。“Zachariah对我的下一阶段计划守口如瓶。”



“还会是在人间的行动吗?还是说你要被打包送回天堂了?”



“天使们重又开始在人间行走了,Dean,”Castiel答道、“这个时期……非常重要。在你的有生之年,这件事不会中止。”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因为我不知道答案。你接下来要做些什么呢?Azazel已然落马,而如今Lucifer亦然。你们的任务已经了结了。”



“要是我知道就好了。”Dean耸耸肩,又塞了一口他点的美味牛排。“我们做的是家族事业。我从来不觉得我可能还会去做别的。”



“那Sam呢?”



“Sam总有一天要结婚生子,金盆洗手。”



这是Dean这些年来一直坚信的事情之一,在Sam从斯坦福辍学之前就已经生长在了他的心底。Sam不能一辈子捕猎,这只是达成他目的的一条路而已。如今他俩都已经全身而退,就再没有理由让Sammy继续沿着它前行了:不需要再寻找父亲,不需要复仇,不需要搜寻让Dean脱出地狱的方法,哦,Dean知道他们会再继续干他们的老本行一阵子,但到最后Sammy终究会安定下来,娶一个漂亮老婆,用一个崭新的身份去迎接一个普通美国男人的每一天。



Dean对此却出乎意料地平静,这也就是他会希望Sam今晚约会顺利的原因。



他是认真的。



“Dean,”Castiel发言。“我想要感谢你的帮助。我明白我的请求有些不合常规,但我希望你能够再助我一臂之力。”



“随时欢迎,你清楚的。”



“我明白。”Castiel再次露出微笑,Dean开始有点觉得不对劲了。如果他不是那么了解他的话,他会说Cas伪装人类伪装得太成功了。这并不一定是件坏事,但流露太多人类情感对一个天使而言十分不妙,而他一点也不想Cas再次被抓回天堂去接受再教育。



“我还有最后一个任务。你愿意随同我来吗?”Castiel问道。他将餐巾从膝盖上拾起,折得方方正正,放在他那几乎没动过的碟子旁。



Dean认为他们可以找个时间去学学叠餐巾的礼仪,但当Cas将手伸向他,他便理所当然地握住。他们突然从本来所在的位置消失。出现在一间破败的酒吧里,穷乡僻壤的深夜,Castiel挨着他坐在吧凳上,就好像他长在那一样。Dean对那餐馆的工作人员感到有些愧疚,他们白白就遭遇了这样一顿天使霸王餐。他们也许会打给Sam,他在订位时留了电话,好叫他来付账单。他希望这不会让他的美妙一夜遭受挫折。




Suzanne正在吧台后面忙活着,擦拭着酒杯。他也认出了Mike,坐在跟上次一样的角落。



一切似乎都和上次没什么两样,除了现在Castiel正坐在他身旁,仔细地观察着Suzanne和Mike,随后他转向Dean。



“我的上级说我被允许再试一次,”他说。“在我向他们解释了我的难处以后,他们十分通情达理。”



“是的,但你现在要如何做?”Dean问道。“不是我不看好你,我很支持的,但就目前为止你的浪漫细胞似乎还有待开发。”



“我已经上过一课了,”Castiel说道。“我现在明白了。”



“怎么弄的?”Dean发问,但不到一霎的功夫Cas就已经遁作无形,一股微风拂过Dean。那是一阵轻柔的触碰,包裹他的双手以及脸颊。他轻颤些许,为它来到他的颈项和耳朵而感到有些痒,它逗留片刻,然后直奔房间对面的Mike和Suzanne而去。



Suzanne差点摔了杯子;Mike猛地站起来,带翻了他的椅子。



Dean肯定他之前听过关于“一见钟情”之类的成语,而他现在正看着这一切变成现实。Suzanne张开双臂好迎接扑进怀中的Mike;他们紧拥着对方就好像这是他们毕生所求。这就好像之前数周里他和Castiel一起看过的那些爱情电影中的某个经典拥抱,只不过这次跟着的不是软绵绵的音乐和淡出画面。不,这里只有Mike用他的额头抵着Suzanne的,谓谓私语着一些Dean听不到的,惹她娇笑。她将头颅依偎在他的胸膛,把手插在他牛仔裤的后兜里面,Mike紧紧地搂住她,令她伴随着并不存在的音乐满足地微微摇摆。



真的,要是Dean是个多情种子的话,他现在肯定会为此深受感动的。



“怎么样?”Castiel问道。他又重新回到吧凳上,注视着几英尺外的那对璧人。



“我真没想到你能做到,”Dean承认。



“或许是由于我有个好老师。”



“是啊。”Dean微笑,望着Mike和Suzanne亲吻。“你大概有吧。”



~~~



“I wanna feel what love is!”①



“Sammy。”



“I know you can shoooo-ooow me!”②



“SAM!”



“怎啦?”



“闭嘴。”



~~~



在经历了漫长驾驶途中某人不受死亡威胁一直在唱不肯住嘴令人发疯的一天之后,没有什么比来上一罐冰凉啤酒更棒的了。



很不幸在他们进城的时候所有的店都打烊了,所以Dean不得不从旅馆的自动贩卖机里选一罐碳酸饮料来代替。他在七喜和雪碧中间摇摆不定,这时灯光开始闪烁,一阵暖风拂过面颊。



“Dean。”



“Cas,”他跟天使打招呼,最终决定选雪碧,反正它们尝起来都一样。他按下按钮。



“来点?”



“不,谢谢,”Castiel谢绝了。



“他们又让你把衣服穿回来啦?”



Castiel低头看看,他的风衣都和两年之间一样,连领带歪的方式也是。



“他们的确如此,”他说道。“我的实习期成功结束了。我被布置到了新的岗位上。”



“这次是干啥?”



“你可以将它叫做守护天使,”Cas说。



“那么你就要去蹲在某人的肩膀上了?”Dean问。“真的假的?”



“我会保佑他们免受伤害。具体来说的话,就是你和Sam。”



“不好意思?”



“你们就是我的任务对象,Dean。”



因为那段话,Dean感到胃里似乎升起了快乐的泡泡。



“所以你就会一直在我们身边了?”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不会,”Dean说着。“我不会介意的。”



Cas发自内心地笑了,他看起来那么美好,就好像他肩上的所有重负都消弭于无形。



“我得走了,”他说。“但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Hey,Cas,你是怎么——我是说,你最后是怎么完成的?你知道,那些爱情故事什么的?”



Castiel向Dean走近一步,就好像他还是丘比特的时候控制不住要给Dean和Sam来个拥抱见面礼一样。一般来说Dean并不是喜欢拥抱的类型,他这时就会开始考虑逃跑了。而这次,不知为何,他……没有动。



不过,Castiel也并没有去拥抱他。他专注地看了Dean一会儿,目光一直放在他的身上,让Dean忍不住想要说点什么来打破。在他抽身之前,Castiel举起一只手,抚摩上他的侧脸,用拇指轻轻地擦拭着Dean的颧骨。



“是你,”他轻轻地说,随后有一个吻呼吸般喷吐在他的嘴唇上。



Castiel走后,Dean一直在旅馆前面站了好久,攥着他的那罐还没打开的饮料。他清楚Sam还在里面等他一起吃饭,或者在明天上路前看看电视什么的。



Cas明天就会回来。



微笑着,Dean拉开他那罐雪碧。










-END-





①、②:都是foreigners乐队的I wanna know what love is中的歌词。






WORDS | comment(2) |


<<人真就不能这么堕落 | TOP | 回来啦!>>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因为有点冷清所以担心留言会不会很失礼。
(赔我屏幕来!)←一般好像应该这么说。
真的是非常优秀的文章和翻译呢!阅读的时候非常开心!
(我在想我这辈子都不要写文或者翻译了。)
翻译这么长的文章辛苦了。

2010/03/26 02:19 | 以下省略 [ 編集 ]


 

哦哦哦完全不会!老实说我真的没想到真的会有人在我BLOG上看文呢XD(殴
谢谢您的欣赏~~~这篇的设定很好玩,最后的结局也很清新温暖,翻的时候也觉得很高兴~~能让更多人喜欢的话就实在太好了XD
千万不要这么说呀!自己的故事是没人可以代替的嘛!!不要放弃喔!
再次谢谢,欢迎常来玩XDD~~

2010/03/28 03:55 | 药 [ 編集 ]


| TOP |

プロフィール

薬

Author:薬
06/29
巨蟹B 涂鸦睡觉零食音樂
怠惰綜合癥末期患者

-What's the favor-
Supernatural
[Dean/Castiel Sam×Dean]

Star Trek
[Kirk/Spock]
TOS/TAS:艦長種馬受主(互攻可)
XI:大副人妻受主(互攻可)
對於RPF及crossover亦有興趣

Axis Powers ヘタリア
[蘇.聯+北.歐+日.耳.曼中心
以及其他親情/家族愛
CP傾向冷.戰.組/折檻組/馬鈴薯和向日葵]
Transformers
[Skyfire×Starscream]
Vocaloid
[KAITO總受/新世界]

家庭教师Hitman Reborn
[Reborn×Lambo 澤田綱吉×白蘭]
D.Gray-man
[緹奇/庫洛斯/拉比×亞連]
Eyeshield21
[武藏/阿含×蛭魔]
[交響詩篇eureka7/OVERMAN KING GAINER/鋼之煉金術師]
Devil May Cry[Dante×Vergil]
戰国BASARA[佐助×幸村]
[太鼓の達人/Time Crisis4/応援団/逆轉裁判/ぷよぷよ/レイトン教授]
[Heroes/Merlin/NCIS/Criminal Minds/HUSTLE]

LINK FREE/no report







09.07.01起,本站LINK欄添僅應允熟人好友要求,衷心抱歉。

-Contact me-
siruphial@qq.com


中文同人志联盟よゆう入稿記憶薄同盟。
APH網路禮儀推廣



スタースクリーム同盟TF yaoi Skyfire*Starscream同盟(韩文)御苦労様でした独普同盟 スペロマ同盟 我らがロシア様同盟露普同盟
米露仏英中
★Allied Forces Union★萌えこそ正義だ!

ブログ内検索

カレンダー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小板

顔文字教室

友達&知人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蛛絲馬跡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